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gxmhjt.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完本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偷拍图片区.首页》最新章节。

    看了一眼驾驶座上的李云生,秦诺心觉得很过意不去,因为向鸣昊令她太生气了,而他刚刚好这个时候打电话约她,一时的冲动之下,她就违背理智答应了,如果因此造成他的误解,那就不太好了。

    虽然她嘴巴上一直找理由极力否认,事实上她很清楚李云生的心意,她应该跟他划清界线,而不是接受他的邀约……等等,为什么不能接受他的邀约?现在她可以理直气壮向那个花花公子要求解除婚约,她想跟哪个男人交往是她的权利,她干么还要顾虑那个可恶的男人?

    没错,她一点也没有错,明天她要去找那个家伙解除婚约,她不想再浪费时间眼他玩游戏了,不管他对她好是否有什么企图,他们两个到此为止,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如果她把自己的未来交给那种乱七八糟毫无格调可言的男人,她一定是神经错乱了。

    “你在想什么?”李云生突然出声道。

    怔怔的回过神,秦诺心摇了摇头,“没有啊。”

    一笑,李云生看了一下她交叠在腿上的手,“你没有发现自己每次想事情的时候都会玩手指头吗?”

    “呃,是吗?”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我没有注意到。”

    “因为是不自觉的小习惯,人有时候往往会忽略习以为常的小动作。”

    抓了抓头,她傻笑道:“好像是这样子。”

    略微一顿,他的声音转为轻柔,“你有心事就说出来,我是一个好听众哦。”

    “我看起来像是有心事的样子?”

    “虽然你很努力保持笑容,但是我还是感觉得出来你心事重重。”

    “对不起,我想大概是最近比较烦躁,所以才会让你产生这种错觉,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人一向大而化之,我怎么会有心事呢?”

    “没有心事那最好,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有我这个好听众。”

    “是。”这个时候车子终于抵达她家门外了,她一边解开安全带一边转头道:“谢谢你的晚餐。”

    “我还想谢谢你愿意陪我吃晚餐。”

    “你干么这么客气?大学的时候,我们不也常常一起吃饭吗?”

    张开嘴巴又闭上,李云生默默的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下车,在这同时,秦诺心也自己打开车门走下车。

    伸了一个懒腰,她疲倦的说:“忙了一天下来,我最开心的事就是回到家,唯有这个时候才可以真正把自己放松下来。”

    点了点头,李云生感触很深,“不知道你是否有这样的感觉,进入社会之后,就会越怀念以前单纯的学生生活。”

    “是啊,每当工作上遇到比较麻烦的人,我就会想到学生时期简单的人际关系,每天快快乐乐,除了K书的时候,好像不需要花什么大脑。”

    停了三秒钟,李云生终于按捺不住的问:“小诺,我可以打电话给你吗?”

    “……当然可以。”真是的,她干么又想到那个花花公子呢?

    “你总算知道回来了。”向鸣昊突然像个从阴暗角落蹦出来的怪物,他看起来很阴沉,“我还在想要不要到警察局报失踪人口。”

    两个人同时吓了一跳,一时之间,他们都不知道如何回应。

    “你知道我等你多久了吗?”他真的是气坏了,因为待在屋内迟迟见不到她回来,他坐不住,才会跑来屋外等人。“一个晚上了,我都快急死了,你却在外头快活逍遥,真是了不起!”

    这个家伙的口气实在令人讨厌,秦诺心气不过的道:“你来得正好,我有事找你,我要解除婚约。”

    脸色变得更难看了,直冲脑门的火气让他完全失去思考能力,他生气的指着李云生,“因为这个家伙吗?”

    “对,他比你好上几千几万倍。”

    “好,我们解除婚约。”他立刻转身离开。

    怔住了,他真的答应解除婚约了,可是……抚着胸口,为什么她的心那么痛?她觉得自己好像快喘不过气来了。

    “为什么要说那种气话?”李云生不忍心的看着她。

    半晌,秦诺心故作淡漠,“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喜欢他对不对?”

    “你别开玩笑了,我怎么会喜欢上那个可恶的家伙?”她是怎么了?为什么她的心会如此犹豫不决?难道她真的喜欢上那个花花公子吗?

    沉吟了片刻,李云生苦笑道:“我还真希望你不喜欢他,这么一来,我就会有机会跟他一较高下了。”

    她不知道如何回应他,只能选择沉默。

    “我都还没有开始就被三振出局了,我真的很不服气,可是感情的事又不是人的意志可以决定,我就是不甘心也没办法。”

    过了一会儿,她才缓缓的道:“你会遇到比我更值得你倾心的女孩子。”

    “我会努力。”

    “时间很晚了,你还是赶快回家休息了,今天晚上真的很谢谢你。”

    “时间确实很晚了,不过回去之前,我有些话一定要告诉你,千万不要为了逞一时之气跟自己过不去,这样不值得,晚安。”

    “晚安。”目送李云生开车离开,她失魂落魄的拿出钥匙开门进入屋内。

    三天过去了,可是那句话却还像鬼魅一样紧紧缠绕她的心头──好,我们解除婚约。她知道这个婚约对他仅止于义务,可是无论如何,他一直努力到现在不是吗?她真的很难理解,他怎么可以突然那么帅气把解除婚约说出口?

    解除婚约就解除婚约,为什么她那么耿耿于怀?因为李云生突然蹦出的那句莫名其妙的话──她喜欢上那个家伙了?天啊,她快要疯掉了,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情呢?

    “我的大小姐,世界末日了吗?你不要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你到底发生什么事?”洪玉琳忍不住伸手摇晃了一下秦诺心的手臂,从坐下来到现在,这个女人除了“嗯”、“喔”、“好”、“对”……总而言之,都是一些无胜于有的回应,没有一个完整的句子,简直跟个机器人没什么两样嘛。

    “没事。”秦诺心试着轻扯唇角展露笑容。

    翻了一个白眼,洪玉琳冷笑道:“你当我是白痴吗?”

    “我真的没事,只是解除婚约而已。”呃,怎么一不小心就脱口而出呢?

    两眼瞪得好大,洪玉琳有一点不敢相信,“你解除婚约了?”

    其实,今天她并没有打算说出这件事,不过这是欢天喜地值得大书特书的事,她干么隐瞒不说?反正迟早要公诸于世,“对,我终于摆脱掉那个花花公子了。”

    “可是,你却一点也不开心。”这是任何人都看得出来的事情。

    “我、我怎么会不开心呢?我可以交男朋友谈恋爱了,我可以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这是可喜可贺的事。”

    打开皮包,洪玉琳取出镜子递给她,“事实胜于雄辩,你自己看吧。”

    推开好友的镜子,她不死心的为自己辩解,“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我到现在还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作梦。”

    “我不是三岁小孩,你干么不坦白一点?其实你根本不想解除婚约。”

    “我是真的想解除婚约,只是我……我没想到解除婚约后,我的心好像一下子失去了重心点,感觉空空荡荡的。”在好友的注视下,说着说着,她就老实招了。

    神情转为严肃,洪玉琳慎重的道:“你喜欢上那个家伙了。”

    心跳漏了一拍,秦诺心很不自在的干笑了几声,“你别闹了,我才不会喜欢上那个家伙。”

    “你可以控制自己的心吗?”顿了一下,洪玉琳自顾自的回答,“你没办法,虽然你不愿意喜欢上那个花花公子,可是他已经掳获你的心。”

    “……真是够了,你不要把我当那些没有脑子的花痴,我的心没有这么容易被他掳获。”可是,她的口气听起来好像在做垂死的挣扎。

    “不管多聪明的人,一旦碰到爱情,也只是个笨蛋,尤其是女人。”

    没错,这样的例子在她的四周层出不穷的上演……甩了甩头,她很懊恼的说:“你不要一直泼我冷水,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好吧,这个问题暂时丢到一旁,你先告诉我,你们怎么会突然解除婚约?”洪玉琳一直以为他们两个会耗上一两年,因为两家的牵扯太深了,他们两个要解除婚约好像不太容易。

    “我说要解除婚约,他说好。”

    “呃……”洪玉琳实在不知道如何反应,这个情况会不会太草率了?

    “虽然我还没有正式向我爸妈提起这件事,不过当事者已经同意解除婚约了,他们也只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这么说也对。”不过,洪玉琳总觉得怪怪的。

    “我们去看电影好不好?”她约好友出来吃饭原本是想打发时间,可是却把自己的心情搞得越混乱,这会儿大概只有看电影可以让自己不再想东想西。

    “不行,明天还要上班,你知道我不在十二点之前上床睡觉,明天会一整天都没有劲,最近工作量很多,上班时间可是分秒必争。”

    一个苦笑,她都忘了自己明天也要上班,“好吧,改天再看好了。”

    “虽然看电影太晚了,不过我们可以去夜市逛逛,玩一下打弹珠也好。”洪玉琳不难了解好友现在混乱的心情。

    “好啊,我们去夜市。”秦诺心欣然同意。

    揉着太阳穴,莫阎俊实在不知道拿那个疯疯癫癫的家伙怎么办,他相信他没有喝醉酒,因为他今天喝得并不多,他只是故意让自己进入喝醉酒的状态,或许,这样才可以让他真的醉倒吧。

    “阿俊,我们来唱歌好不好?”向鸣昊突然拿起酒瓶充当麦克风跳到沙发上。

    唇角抽动了一下,莫阎俊真是哭笑不得,“你要唱什么?酒后的心声吗?”

    皱着眉,他显然很苦恼,“那是什么歌?”

    摆了摆手,莫阎俊摇了摇头,“对不起,我忘了你对悲情的歌一向没有研究,你比较适合唱月亮代表我的心。”

    “月亮代表我的心?”撇了撇嘴,他抓抓头,“我不记得这首歌怎么唱了,你唱给我听。”

    “你别闹了,我这个人最讨厌唱歌了。”

    “你怎么这么小气?这样子算什么好兄弟嘛。”

    “男人对男人唱这种歌会让人起鸡皮疙瘩,你去找女人唱给你听好了。”

    “女人?”顿了一下,向鸣昊跳下沙发,然后随手扔掉酒瓶四处翻找。

    这是什么情况?看得莫阎俊完全傻眼了,这个小子在干什么?

    终于,他从公事包里面找到手机,“你真会躲,我差一点就找不到你了。”

    见状,莫阎俊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是差一点以为这个小子精神错乱了,“你要打电话给谁?”

    “嘘!待会儿你就知道了。”他还调皮的对好友眨了眨眼睛,熟练的在手机上面输入号码,过了一会儿,秦诺心的声音传了过来。

    “喂,你好。”

    “我要你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向鸣昊的口气像个任性的小孩子。

    略微一顿,她的声音变得有些冷,“向鸣昊,你是不是喝醉酒了?”

    “我没有醉,你赶快唱,我想听啦。”

    “我想睡觉了,你要发酒疯去找别人,我没有闲工夫奉陪。”不过,她并没有立刻切断通讯。

    “你是我的未婚妻,我叫你唱歌,你就唱歌,你怎么那么??簦俊?br>
    “我们解除婚约了,我已经不是你的未婚妻了。”

    “你作梦,我不会解除婚约。”

    “我没有作梦,我们解除婚约到今天已经五天了,发生的地点是我家门外,你还需要我提供其他更详细的资料吗?”

    “没有,你别想了,我不会放你走。”

    “你闹够了没?”

    “你还没有唱月亮代表我的心。”他很坚持。

    虽然眼前的情况很好玩,但是总不能继续放任他胡闹下去,莫阎俊不得不抢过向鸣昊的手机,“对不起,他醉得一塌糊涂了。”

    “我听得出来。”

    “我是莫阎俊,阿昊的好朋友,这几天他天天到我这里喝得烂醉如泥,虽然我苦口婆心劝他不要喝了,可是他好像遇到很不开心的事情,就是不肯离开酒精,我真的很担心。”

    “……你好好照顾他,再见。”秦诺心非常急促的切断通讯。

    笑了,莫阎俊终于知道最近让他们几个好友想破头的答案,“原来你的克星就是小时候订下的未婚妻啊。”

    抢回手机,向鸣昊也懒得再隐瞒下去了,“你不用取笑我,风水轮流转,总有一天你也会遇到。”

    他的话被当成了耳边风,莫阎俊兴致勃勃自顾自的说:“我对恶魔的未婚妻越来越好奇了,她竟然可以把你逼到这么狼狈,她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

    “她只是个黄毛丫头,她才不是女人。”

    “难怪她不买你的帐,黄毛丫头总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嘛!”

    “我已经很烦了,你不要再呕我了。”他懊恼的瞪了好友一眼。

    眉一挑,莫阎俊戏谑的道:“你已经酒醒了啊。”

    不好意思的红了脸,他硬着头皮说:“被你这么一搅和,我还能不酒醒吗?”

    “你这个小子还真是死爱面子。”

    “我要回去了。”

    “你不唱歌了吗?”

    嘿嘿嘿干笑了好几声,这种时候他当然要装傻,“如果你想听我唱歌,我是可以为你献唱一曲,不过,我没有一首歌的歌词背得出来。”

    “算了,你赶快回去吧,还有,请你大少爷饶了我,不要再跑来我这里喝酒,我这里又不是PUB。”

    “我本来是想去PUB,可是在那种地方百分之两百会遇到熟人。”他可不想再发生上次那种半途而废的事,再来一次,他的一世英名真的不保了。

    “恶魔终于知道洁身自爱的重要了,不错嘛!”莫阎俊的笑容倒像在嘲笑。

    “我回去了。”这一次向鸣昊真的起身走人了,他还是少说几句比较好,说太多了,反而会突显他的窘态。

    结束通讯之后,秦诺心担心向鸣昊会再打电话过来胡闹,她干?关机,可是,她却没办法教自己不为他操心,他到底在搞什么鬼?干么喝那么多酒?

    真是个可恶的家伙,她都已经烦得辗转难眠了,他还打电话来闹她,为什么他就不能让她清静一下呢?

    取来他送给她的大狗,左边一巴掌,右边一巴掌,这样还不够,她连嘴巴都不肯放过他,“你这个讨人厌的家伙,最好酒精中毒身亡,你就不会再到处拈花惹草,还有,我绝对绝对不会担心你这个混蛋。”

    “小诺,怎么还没睡觉?”罗美莎关心的把头探了进来。

    吓了一跳,她悄悄的把手中的大狗往旁边一扔,“呃,我正在想事情,妈怎么还没有睡觉?”

    “我和你爸在商量事情。”

    “什么事情?”

    “我们决定好了再说,那你在想什么事情?”

    略一思忖,她决定趁这个机会说出解除婚约的事,“妈,你进来一下好吗?”

    “有事吗?”罗美莎走进房间。

    拍了拍床沿,等母亲坐下来,秦诺心才小心翼翼的开口,“我和向鸣昊决定解除婚约了。”

    “什么?”

    “我们两个不适合,他也同意解除婚约了。”

    “我怎么没有听你夏芝阿姨提起这件事情?”

    “我们两个前几天才决定,夏芝阿姨说不定还不知道这件事。”

    脑袋空白了三秒钟,罗美莎显然还没有办法接受这件事情,“那天我们两家一起吃饭的时候,阿昊还说他一定会娶你。”

    “妈,人的心是很善变,他又改变主意了。”

    “阿昊是一个非常重视承诺的人,他不可能随便取消婚约。”

    天啊,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她快要抓狂了,“我越来越相信他是妈的儿子,而我是妈从外面抱回来的弃婴。”

    “胡说八道。”

    “谁都看得出来妈特别偏爱他,我心里头很不是滋味。”

    “如果你没有先入为主的偏见,你会发现阿昊有很多优点,潇洒迷人、温柔体贴,最重要的是有度量,他真的是百里挑一的好对象。”

    撇了撇嘴,她很郁闷的说:“我看你已经被他收买走了,他放个屁,你都会说是香的。”

    “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说话呢?”罗美莎伤脑筋的捏了捏她的鼻子,“你说话就不能文雅一点吗?真是没礼貌。”

    “难道不是吗?”她扮鬼脸的吐了吐舌头。

    “我看你是太累了,才会胡言乱语。”

    “不管啦,反正我们已经解除婚约了。”她知道老妈很难接受,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这会儿可由不得她想怎样就怎样,老妈必须面对现实。

    “你赶快睡觉了,这件事情我们改天再说。”

    “妈,为什么你不相信我说的话?”

    “我不是不相信你,这种事总要跟人家说清楚吧。”

    “你要向向鸣昊确认是吗?”她欢迎之至的手一摊,“可以啊,他给你的答案也是一样。”

    “我只是认为我们做事应该按部就班,你们当初可是正式交换信物,现在解除婚约当然也要大家当面说清楚,然后正式退还信物啊。”

    冷哼了一声,秦诺心没好气的说:“你以为拖拖拉拉就会改变结果吗?你别想了,这件事情完全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好啦,时间很晚了,你赶快休息了。”罗美莎还是识趣的Stop。

    “是,妈晚安。”躺了下来,她拉高被子把自己整个人蒙住,没错,她应该休息了,那个家伙就是醉死在路边也跟她没有关系……

    双手抱着头,向鸣昊呻吟的睁开眼睛,他的头快痛死了……虽然喝不醉,却是无法抵挡喝太多所带来的后遗症。

    这时,房间的门毫无预警的打了开来,夏芝急匆匆的走进来,“阿昊,你起来了吗?我有事情问你。”

    坐起身,他有气无力的道:“最好是很紧急的事,我的大脑现在无法运作。”

    谁都看得出来夏芝已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了,她边说边在床沿坐下,“我听说你解除婚约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倏然清醒过来,他不悦的皱起眉头,她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向大家宣布吗?她是不是故意找他麻烦?昨天他在电话里面不是说得很清楚,他不会放她走吗?“我才不会解除婚约。”

    顿了一下,夏芝虽然还是非常困惑,可是口气明显缓和了下来,“那美莎阿姨为什么说你们两个已经解除婚约了?”

    “我和小诺在闹别扭,过几天就没事了。”

    “真的只是在闹别扭吗?”见儿子点点头,她还是无法接受的说:“如果只是闹别扭,那有必要连解除婚约这种话都说出口吗?”

    “就是因为闹别扭,才会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我们当时的心情都不太好,脑子同时搬了家,这种事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神情转为严肃,夏芝语重心长的道:“婚姻绝不能勉强,如果你真的认为小诺不适合你,你可以解除婚约。”

    “我还以为妈咪很希望我和小诺结婚。”

    “我是希望你赶快安定下来,而且我真的很喜欢小诺,可是你不幸福的话,妈咪也会很难过。”

    “我不是跟妈咪说过吗?我一定会把小诺娶回家,虽然我和小诺真正相处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是我相信她是我唯一想要的另一半。”

    夏芝紧蹙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我听到你这么说就放心了,不过,不管心情多么不好,你们都不应该把解除婚约这种事挂在嘴巴,虽然小时候订的婚约没有正式的仪式,但是也不能用如此轻率的态度对待。”

    “对不起。”

    叹了声气,夏芝觉得自己为了这件事情老了好几岁,“我看啊,你们还是赶快挑个日子结婚吧。”

    “我没意见。”

    吓了一跳,夏芝半信半疑的问:“真的还假的?”

    “妈咪不是说迟早要结婚,那早一点结婚也没什么不好。”

    “就是嘛。”

    “不过,请妈咪给我一点时间,我想正式向小诺求婚。”

    “这是应该的啊。”

    “小诺还年轻,她难免不想太早踏进婚姻,我需要一点时间说服她。”

    “这件事要不要让美莎阿姨出面?”

    “不好,我不希望小诺有一丝丝勉强。”

    点了点头,夏芝感触很深的说:“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如果两个人不是开开心心、心甘情愿步入结婚礼堂,将来就很容易引发怨言口角。”

    “我有同感。”

    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她鼓励道:“你好好加油。”

    “我会努力。”

    站起身,夏芝边往外走边交代,“不要再睡了,今天是假日,你要好好利用时间跟小诺到郊外走走。”

    “我知道。”当房门再度关上,向鸣昊嘿嘿嘿的咧嘴一笑,现在情况全部在他的掌控之中,那个丫头别妄想再把“解除婚约”这种事情推到他头上。

    那天真的是气得失去理智了,他怎么可以让她解除婚约呢?她已经把他的生活搞得一团乱了,她害他在其他的女人面前无法展现雄风,凭什么拍拍屁股一走了之,跑去跟别的男人逍遥快活?她必须对他的人生负起责任。

www/xiaoshuotxt/n e tT,xt,小;说,天'堂

完本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偷拍图片区.首页》最新章节。

偷拍图片区.首页相关阅读More+

天神命运

玄?

鲜血崛起

笑藏刀

异世流放

天夜末痕

霸宠之可爱丫头疼入心

小俭

荒古暴君

展翅宏飞

无敌大师姐

流浪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