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gxmhjt.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完本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睡着后被H》最新章节。

  正说着,听见不远有马蹄声响,长安城中原就有秋高出游的风俗,这时候外出游玩之人自然是不少,故而三人都不以为异,接着闲谈。

  不一会儿,有十几骑自松林那头绕过来,锦衣华服,霍去病一眼就认出他们皆是期门郎,而为首那人正是卫伉。

  见到大司马骠骑将军霍去病在此,这些期门郎纷纷下马,向霍去病还有关内侯李敢恭敬施礼。

  只除了卫伉一人,他虽然也下了马,但却并未施礼,双目恶狠狠地盯住李敢。

  “卫伉,舅父今日可在家中?”霍去病开口问道。

  卫伉暂且收回盯住李敢的目光,冷冷看向霍去病,“大司马若真有心拜会我爹爹,为何不亲自登门,莫非是没脸见我爹爹么?”

  这话颇重,尤其是当着众期门郎,简直一点情面都不给霍去病留。子青这些日子深居简出,又因霍去病命家人噤口,她对于朝野发生的事情全然不知,乍然听见卫伉对霍去病这般态度,不知卫霍之间出了何事,甚是吃惊。

  霍去病原是好意,知道卫伉多半因昨日李敢打了舅父之事耿耿于怀,便想岔开他二人,却见他对自己也这般敌视,暗叹口气,淡淡道:“不知何事让你有所误会,既然这么说,明日我便登门拜会。”

  “哼……大司马门客众多,事务繁忙,怎敢劳动您的大驾。”卫伉冷笑,瞥了眼李敢,“看来你们在此倒是相谈甚欢,难怪关内侯胆敢冲入我卫府打人,原来是有大司马在背后撑腰啊。”

  昨日亲眼见到李敢打了卫青,卫伉怒不可遏,当即就要还手,却被卫青所阻。他见爹爹不仅不许自己对李敢动手,而且还命此事不可声张,全然是一副忍气吞声的模样。卫伉无法理解,更加咽不下这口气。

  李敢也未想到此事竟然会牵连到霍去病,腾地站起身来,朝卫伉道:“昨日之事,与骠骑将军毫不相干,是我李敢一人所为。我敢作敢当,你有何事尽管冲我来。”

  “好,这可是你说的!”

  尽管知道自己多半不是李敢的对手,但为爹爹受辱之事,卫伉一副预备和李敢拼个你死我活的架势。他身后的期门郎彼此面面相觑,犹豫着此事究竟该不该上前劝解,踌躇不决。

  “卫伉!”霍去病沉声喝道,同时挡在了李敢身前,“此事舅父不愿声张,你莫再生事端!”虽非亲生父子,霍去病却比卫伉更能懂得卫青的心思,李广自刭,不管是否因自己而死,卫青心里始终对他存一份歉疚。李敢若再因卫伉而出事,只能是让卫青心中更加难受。

  “你果然帮着他!”卫伉狠狠道,重重往地上啐了一口,“枉爹爹将你当做亲生儿子一般,他待你,比待我还好。想不到,竟是养出了一头白眼狼!”

  面对他辱骂,霍去病直直地立在他面前,面色煞白,手在袖中紧握成拳,硬生生忍住没有对卫伉动手。他心底清楚地知道,卫伉性情耿直,是个一根筋,朝堂上的事情卫伉只能看见表面却不懂里头的东西。

  “走!”卫伉翻身上马。

  与他一道来的期门郎既不敢久留,也不敢失了礼数,忙向霍去病施礼告辞,这才纷纷上马。马蹄翻飞,这一大群人很快呼啦啦地消失在路的尽头。

  霍去病缓缓收回目光,极力笑了笑,道:“卫伉他,还只能算是个孩子。”然后他慢慢坐下了。

  是的,轮心思计较,卫伉还只能算是个孩子。孩子说的话霍去病不能较真,可这话却着实伤着他了。

  子青脸色泛白,定定地望着他,目光中有着毫不掩饰的心疼。她知道将军与卫青之间的感情,尽管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将军心底始终是将卫青当做父亲一般,不会改变。

  “是我连累了你!”李敢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语气透着疲倦和无力,“我就……”

  “不,这事跟你没关系。”霍去病的手在空中挥了下,干脆利落地把李敢的话斩断了。

  李敢自然也知道朝堂间骠骑将军日贵而大将军日退之事,他不是擅此道中人,虽知道必有缘由,但究竟是何缘故会导致这种局面,他也不知道。

  他勉强地笑了笑,“那我就安心了。”

  说罢,他独自一人缓步而行,也未告辞,也未说要往何处去,就这样一步一步地隐没入松林之中。

  子青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又转过来看向霍去病。

  “别担心,什么事都没有。”

  霍去病安慰她道,为了做出若无其事的模样,他还伸手拿了橘子,剥的时候却因用力过猛,橘子汁液飞溅出来,半个橘子都被他捏烂了。

  子青默默将自己手中剥好的橘子递到他手上,又接过被他捏烂的橘子。

  “我没事,真的。”霍去病一口就咬下半个橘子,在口中使劲嚼着,目光毫无焦点地落在远方某处,不像是在看什么,倒更像是为了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显得自在一点。

  “我知道。”子青默然片刻,道:“若是方才我把他揍一顿,你会不会觉得更好一点。”

  霍去病微微一笑,收回目光来看她:“你现下也会说笑了,你是会动手的人么?”

  “我在心里揍了他两拳,一拳打腹部,还有一拳打在脸上。”子青一脸认真。

  霍去病忍俊不禁,也跟着她认真道:“你那气力,还不得把他的牙打掉了!”

  “嗯,他还吐了一口血沫子,全溅那里了。”

  她指着他溅出橘子汁液的地方。

  听见她这般难得的瞎掰胡扯,饶是知道她为了故意逗自己,他还是禁不住哈哈大笑。

  子青这阵子原本就反胃得厉害,这会被自己生生说得恶心起来,掩口欲呕。霍去病忙探头关切地看着她,长长地叹了口气,搂住她道:“走吧,这血沫子看了恶心,咱们还是回去吧。”

  她捂着嘴,皱着眉头将他望着。

  “好好好,我不说那三个字。”霍去病无奈笑道,拿她是一点法子也没有,“你莫再往那里想了啊。”

  这日入夜,子青身上又痒痒起来,府中虽有可涂抹止痒的药液,但因为之前邢医长就交代过,说为了胎儿好,怀孕的时候最好什么汤药都莫吃,什么药液也都莫涂。子青便只能咬着牙生忍着。

  瞧她忍得难受,为了分散她的心思,霍去病便陪着她,将旧日里听来的一些杂闻趣事说来给她听。

  “这事不对啊。”

  子青颦眉思量,她刚听霍去病讲了个山间猎户遇见狐仙的故事。

  “怎么不对?”

  “你方才说,狐仙都是有法力的,让人看不清也记不住他们的长相。若是这样,那个猎户怎么知道他遇见的是狐仙呢?”子青奇道。

  “……”霍去病愣了下,想了想道,“可能狐仙身上有股味呢,猎户长年在山上,自然一闻就闻出来了。”

  “狐骚味?”

  子青才刚说出这三个字,不知怎得就好像闻到野物那股子骚味,胃内又是一阵翻腾,皱着眉头弯下腰去。

  瞧她这模样,霍去病直叹气,道:“怎么办啊……咱们还是换个故事吧。”

  正说着,管事快步行至门口处,回禀道:“禀将军,卫大将军来了!就在内堂。”

  他话音刚落,霍去病腾地就站起身,急急往外头行去。

  此时长安城内该是进入宵禁的时候,卫青这时候必是有极为要紧的事情,想起日间卫伉的神情,子青的心往下一沉……

  卫大将军该不会听了卫伉的片面之词,故而来此兴师问罪吧?

  卫伉的话已经刺伤了将军,若同样的话出自他敬若父亲的舅父口中,将军如何受得了。

  子青想着,又看到管事表情古怪,心中焦切,忍不住也跟着往内堂去。

  内堂之中,烛火通明,里头除了卫青,还有一人,正是卫伉。

  看见了卫伉,子青总算明白了管事为何表情古怪,因为卫伉双手背负着,竟是被绑了起来。只看了这一眼,她心头大石便已落下,返身便往回走。

  “舅父!”

  霍去病先上前朝卫青施礼,又看见卫伉的模样,忙先命管事退下去,没有吩咐不许进来。

  卫青抬腿就踢了卫伉一脚,呵斥道:“还不跪下赔罪!”

  卫伉应声就往下跪,双膝堪堪落地之时,被霍去病抢上一步拦住。

  “舅父,都是自家人,多大点事儿啊,哪里还用得着赔罪。”霍去病忙扶起卫伉,后者蔫头耷脑的,日里的那副怒气冲冲的劲儿荡然无存。

  “你还替他说话,他心里若有你这个表兄,怎会对你说出那些话来!”卫青沉声怒道,“逆子,你还不跪下!”

  卫伉丝毫不敢忤逆爹爹,连忙跪下,一面给霍去病使眼色,示意他莫再来扶自己。

  “舅父……”霍去病无法,只得再绕到卫青跟前欲说情。

  “去病,你就站在这里!没有我的许可,不准出声。”卫青朝旁边一指,威严依旧,霍去病乖乖站过去,同样不敢忤逆舅父,一声也不敢吭。

  他们两个,就这样一个站着,一个跪着,仿佛回到少年时,闯了祸事回家,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等着挨训。

  卫青看向卫伉,长叹了口气,“伉儿,有些事,也许我早就应该告诉你。可是我有时候又希望你能自己明白。这些年,去病不容易,一直到近来这些日子,他更不容易,你明白么?”

  卫伉不敢吭声,低着头听着。

  “伉儿,你已经不小了,该学会自己想事儿了。”卫青叹了口气,“你想想,陛下为什么要设大司马,并且让去病和我同为大司马,还让骠骑将军的官阶和俸禄与大将军相同?”

  “因、因为陛下倚重去病表兄……”卫伉小声道。

  卫青皱了皱眉头,被自己这个一根筋的儿子弄得实在头疼,“因为陛下觉得我们卫家在朝野之上权势太大了,他想通过设立两个大司马来平衡这种权势,说白了,就是想削弱卫家。”

  这时,卫伉悚然而惊,“陛下……想削弱咱家,为、为什么呀?”

  “因为如今的卫家,让他有所忌惮。”卫青叹了口气,这种事情甚至不是他所能控制的。

  卫伉不解,“可是,去病表兄不也是咱们自家的人么?”

  “你现下总算是把他当成自家人了,日里你骂他是白眼狼的时候,有没有把他当过是自家人?!”卫青喝骂道。

  卫伉只得闭上嘴。

  “你该知道去病有多不容易了。卫府门客奔到他这里来,他就得都收着,你以为去病就愿意这么做。可他只有顺着陛下的意思这么做,才能消除陛下对卫家的顾忌,才能真正保住卫家,明白了吗?”

  卫伉愣了半晌,然后恍然大悟如梦初醒,他是个一根筋的人,这下认定了原来表兄这般忍辱负重,投向霍去病的目光恨不能摇摇不存在的尾巴,弄得霍去病浑身起鸡皮疙瘩。

  “舅父,这才多大点的事儿,快让他起来吧。”霍去病替卫伉求情道。

  卫青转向他,沉声道:“还有你!门客适可而止就好,莫为了我们,自己倒惹上一身骚。一声不吭的,以为自己能扛下一座山吗?”他指的是近日霍去病门客中加官者太多,显然是霍去病故意为之。

  “去病谨记!”

  “傻小子一个!”

  卫青的手搂过来,绕过他的脖颈握住他的后脑勺,使劲看着他。

  霍去病的眼眶顿时有点发潮。

  “爹……”卫伉尚跪在地上,委屈道。

  卫青轻踢了他一脚,“起来吧!”

  霍去病忙把卫伉拉起来,两个表兄弟,你捶捶我,我拍拍你,又回复到从前的模样。

  “我要你们记得一件事,不管到什么时候,不管外人如何说道,你们都是自家兄弟,绝对不能起内讧。”卫青瞧着他们俩道。

  “孩儿谨记!”卫伉忙道。

  “去病谨记!”

  卫青盯了他们片刻,摇头叹道:“两个傻小子!”

WWw.xiAosHuotxt.NetT xt ~小 说天,堂

完本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睡着后被H》最新章节。

睡着后被H相关阅读More+

带俩僵尸闯异界

紫若非

至之法

先运

去污攻略[快穿]

炸毛冰

我想当个魔法师

爱遍天下

我是条顿骑士

雍兰

魔灵魂冢万物生

与风同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