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gxmhjt.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完本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玩久久app下载手机版》最新章节。

思忖间,灵威仰右臂一挥,绚光怒爆,极光气刀竟冲出数十丈远,将前方的崖石轰然劈炸开来,喝道:“广成子,你要句芒,就停下交换。再躲躲藏藏,有如此石!”
广成子哈哈大笑道:“你要空桑,有本事就追来交换。再磨磨蹭蹭,可就怪不得我了。”
口中调侃,却似无意甩脱,只是遥遥在前,一旦青帝速度放缓,他便随之减慢;等他们追得近些,便又重新加快。
如此又追了半柱香的工夫,始终相距百余丈远。
拓拔野心中一动:“是了!句芒不过是幌子,他是想调虎离山!”
暗想,此人乔化成单定,必是想在百花大会上杀句芒一个措手不及,夺取青帝之位。奈何被蚩尤、夸父与自己轮番捣乱,再加上灵威仰从天而降,计划大乱。
不得已之下,只好挟持空桑仙子,诱使青帝随他离开,而由埋伏附近的火仇仙子等同谋围攻玉屏山……
但他究竟是何方势力?又为何觊觎青帝之位?
水、火二族既不惜和亲,一心与句芒结盟,自然不必多此一举。而已方联盟更不会出此卑劣之策,祸害木族百姓。难道……
耳畔的兽吼鸟鸣越来越响,隐隐夹带着凄厉的骨笛与鬼哭狼嚎之声,拓拔野心中陡然大震:“鬼国尸兵!”蓦地想起当日在剡山遭遇淳于昱时的情景,瘟疫、凶兽、鬼兵……一切何其相似!
灵光电闪,霎时间便已猜出大概。
这厮必定是鬼国妖孽。黑帝败北之后,寻机卷土重来。那日“魅魂”梁嘉炽率领鬼军出现剡山一带,绝非仅仅为了狙击自己一行,多半是正与火仇仙子合力部署尸兵、蛊虫,为今日的百花大会筹谋准备!
正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木族地处各族要冲,在大荒中的战略地位不言而喻,这些妖魔觊觎木族由来已久。黑帝将灵威仰困在鬼国幽泉四年,想必也是为了李代桃僵,夺取青帝之位。
拓拔野越想越是凛然。此人筹划了这么久,毕其功于一役,自然已将诸多变数计算在内,眼下引着他们离开青帝苑,只怕不止调虎离山这般简单……
当是时,夜雾凄迷,两侧山岭连绵雄矗,黑云从头顶滚滚涌过。人在深壑,狂风迎面刮舞,腥臭阴冷。
骨笛激越。兽吼禽啼之声汹涌如浪,放眼望去,到处鬼影憧憧,仿佛有万千凶魔妖鬼潜伏于两翼山石、密林之中,诡异如梦魇。
句芒脸色惨白。突然哑声大笑起来:“灵感仰呀灵感仰,你自负聪明绝顶,却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这些妖魔挖好了陷阱,等着你往里跳,你连这也不明白么?”
青帝喝道:“住口!”蓦地探手抓住他的头顶,森然道:“广成子,你想要他的青木元神,就立刻停下,否则寡人就收了他的魂魄,将他种为寄体之身!”
广成子哈哈大笑道:“好,我们便在这里交换吧。”翻身在峭壁横松上立定。
风吹雾卷,衣裳猎猎,淡淡的月光照在他的脸上,惨白如雪,眉清目秀,赫然已换了一副容颜。遥遥望去,竟似不过二十来许。
青帝眸中妒火中烧,这张脸容四年多来再也熟悉不过,此刻重见,胸膺欲炸,恨不能将他碎尸万断,挫骨扬灰。强忍怒气,冷冷道:“你先将空桑圣女送过来。她若少了一根寒毛,寡人便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广成子笑道:“青帝一言九鼎,谁敢不从?”长袖一卷,果然将空桑仙子横空抛了过来。
青帝微微一怔,想不到这魔头突然变得这般爽快,哼了一声,右手凌空抓探,青光卷舞如带,登时将她紧紧缠住,往怀里拖去。
拓拔野刚与姑射仙子并肩冲到,见状一凛,失声道:“小心!”
话音未落,“轰”地一声爆响,紫光怒爆,天地尽红,“空桑仙子”右臂真气轰然鼓舞,幻化成一道长达十余丈的紫红光刀,猛然劈入青帝怀中!
黑云翻腾,紫雾弥散,哑哑怪叫之声嘈杂刺耳,无数凶禽怪鸟破云俯冲而下,赤焰喷吐,炎风怒卷,所到之处红光冲天。转眼间,玉屏峰顶便已化作熊熊火海。
那道尸烟龙卷风似的滚滚飞舞,毒蛇虫豸越来越多,狂潮怒浪似地翻过山崖,卷过树林,朝着青帝苑围涌而去。
夸父左蹦右跳,哇哇大叫,双掌胡乱飞舞,将脚下的蛇群打得血肉横飞,一边不住地向晏紫苏呼救,一边埋怨被他们哄骗,早知如此,宁可跟着拓拔野去追那个广成子。
骨笛、巴乌之声汹汹响彻,蛇群发狂似的前赴后继,连“碧火龙”的骨磷火焰也阻挡不住了。
又听兽吼如雷,数百只人形猪鬃的怪兽龇牙咧嘴,从山崖下纷纷跃了上来,喉中发出低沉的“咄咄”声,喷出团团烈火,左顾右盼,正是南荒独有的凶兽猾?。
几在同时,婴儿啼哭声凄厉破云,一大群猪身人面的合窳从山路上狂奔而来,红尾摇曳,横冲直撞,**名木族卫士惊呼奔掠,来不及逃散,便已被他们如潮淹没,或被撞得惨叫抛飞,或被撕扯碎裂,转瞬间啃咬一空。
晏紫苏心下大凛,知道除了淳于昱之外,对方阵中必定还有其他驭兽驱蛊的绝顶高手,以自己一人之力绝难抵挡,抓起蚩尤的手,道:“呆子,别逞强啦,快走!”转身便欲冲出。
蚩尤一把将她反拽回来,怒道:“乔家男儿只有砍断的头,没有后退的脚。我既受羽青帝恩惠,又答应了空桑仙子守护这里,岂能言而无信,临阵脱逃?先带我去杀了那淳于妖女!”
不容分说,解印太阳乌,拉着她翻身骑上,重新往崖上冲去,苗刀电舞,青光澎湃,十几只扑冲而来的凶禽登时悲鸣炸散。
夸父叫道:“等等我!”慌不迭地飞身跃上鸟背。他极少骑鸟飞翔,被太阳乌颠簸挣甩,手舞足蹈,前俯后仰,一时间狼狈万状。
忽听“轰”地一声巨响,青帝苑火光冲舞,木石横飞,一道人影破空飞起,人声鼎沸,木族群雄纷纷奔冲而出:“抓住他,别让他跑了!”“小心!朝阳谷郡主在他手里,不可误伤了她性命!”
那人黑袍飞舞,去势如电,右手握着一柄月牙状的奇形长戈,左腋下挟着一个霞帔凤冠的秀丽新娘,正是天吴之女若草花。
青丘国千百年来隶属于朝阳谷,备受欺凌,晏紫苏对天吴又是厌恨又是畏惧,见状大喜,拍手笑道:“妙极!最好他一刀将这小丫头杀了,断了木族和亲后路,看他们还有什么脸面与天吴老贼狼狈为奸!”
数十名木族卫士冲天追掠,不等迫近,便被那人月牙长戈轰然扫中,鲜血激射,惨叫飞跌。火光映照,那人头戴怪兽面具,一双眸子如寒冰湛湛生光,瞧来说不出的狰狞凶恶。
蚩尤心中大震,怒火轰然冲涌,那人赫然竟是在鬼国地底幽泉,害得自己父亲魂飞魄散的四大鬼王之一!
蟠桃会大战之中,五行鬼王被拓拔野杀得三死二伤,惟有黑水鬼王与青木鬼王趁乱隐匿逃脱。
这一年多来,想到不能手刃凶仇,蚩尤每每说不出的悲怒愤懑。不想天网恢恢,竟在此处重新邂逅这作孽元凶。
悲怒如沸,纵声长啸,骑鸟折转急冲,一记“万壑春雷”,当头怒斩而下。“轰隆隆!”苗刀如青龙飞腾,破风狂啸,四周凶禽惊啼四散。
那黑水鬼王瞧见是他,双眸中亦闪过恨怒之色,避也不避,清叱一声,长戈银光爆舞,宛如彗星横空怒扫,与刀芒撞个正着。
光浪炸舞,震耳欲聋,蚩尤喉中一甜,眼前金星四舞,仿佛被山岳压顶,先前被灵威仰震伤的几条经脉登时迸裂开来,火烧火燎。蓦地一咬牙,将涌到口边的鲜血强行吞吐入肚中,苗刀大开大合,势如奔雷地火,接连猛攻。
黑水鬼王连挡了数十刀,被他雷霆万钧的博命之势杀得招架不住,呛然脆响,月牙长戈迸断横飞,“哇”地喷出一口鲜血,冲到倒掠,兽头面具亦倏然震裂炸飞。
白发飞扬,素颜如雪,左耳、鼻子上各镶嵌了一个极为精美的玉石细环,映得脸容碧光流舞,冷艳绝俗。那双秋水明眸正恨恨地瞪视着他,泪水如冰消雪融,将流未流。
蚩尤陡然一震,怒火全消,失声道:“是你!”
“波母!”
拓拔野惊怒交迸,那电光石火般的不祥预感果然瞬间成真。广成子方才奔逃之时,必已偷天换日,将空桑仙子换成了汁玄青。
二女身材相仿,稍加乔化,在这暗夜里看来惟妙惟肖,仓促之间又哪能分辨究竟?
加之青帝救护心切,情急之下竟不疑有他,相距丈许,空门洞开,这一记“地火阳极刀”当胸劈入,可谓避无可避!
灵威仰心下一沉,下意识地抓起句芒往前一挡,右手极光气刀轰然怒扫。
“轰!”
赤芒如虹,绚光爆舞,炸射起冲天光浪,山壑内姹紫嫣红,云蒸霞蔚。拓拔野、姑射仙子呼吸一窒,被那磅礴气浪推得齐齐翻身倒飞。
句芒嘶声惨叫,瞬间化作焦骨,地火阳极刀从他肚腹内轰然穿过,雷电似的劈入青帝胸口。
灵威仰微微一震,只觉一团烈火从胸膛灌入,脏腑如烧,“呼!”周身皮肤突然如大地般龟裂开来,火焰冲天喷涌!
波母当年修为已颇惊人,在地丘中又浸淫了数十载,业已有了神级实力,这等近距硬碰硬的博命相拼,使的又是霸烈无比的阳极气刀,换了旁人早已一命呜呼。饶是青帝神威盖世,也伤重难支。
汁玄青格格大笑,突然一弓身,“哇”地鲜血狂喷,断线风筝似的朝后破空飞奔,重重地撞在山壁上,骨骼“格啦啦”一阵脆响。左臂齐肩断裂,再也无法动弹。虽然偷袭得手,但被他气刀扫中,亦经脉碎断,两败俱伤。
广成子抚掌叹道:“肉身尽毁,神识巍然,不愧是大荒青帝!句木神,以你这等修为,又怎敢弑帝篡位?”
大袖一挥,一个五彩石印冲天飞旋,在青帝二人头顶炸散出万千绚芒。瑰丽不可逼视。
句芒骸骨焦黑,牙骨格格乱撞,口中竟仍凄号不绝。被那石印一盖,一道碧光登时从泥丸宫中破舞而出,青烟似的收纳其中。骨骼轰然炸散,惨呼立止。
一代枭雄就此魂飞湮灭。
拓拔野大凛,翻天印的神力当日早已领教,想不到竟有吸纳元神之威力。眼下青帝重伤在身,如何能挡?喝道:“广成子,你先是使诈偷袭,现在又乘人之危,算得什么英雄好汉?有胆便来与我一战!”半空抄掠,天元逆刃银光怒爆,遥遥指向广成子眉心。
广成子哈哈笑道:“成王败寇。做大事者岂能拘泥小节?原以为拓拔太子智勇双全,有王者之风。想不到竟是一介妇人之仁的草莽匹夫。可惜,可惜。”
指诀变幻,翻天印激旋下沉,绚光离心飞甩,狂风大作。
拓拔野呼吸窒堵,衣裳猎猎,眼睛几乎无法睁开,整个人像被滔天巨浪层层推送,跌宕起伏,再也不能往前一寸。
姑射仙子翩然飞起,与他并肩凝空而立,低声道:“拓拔太子,借无锋剑一用。”
从他手中接过断剑,剑气横空,与天元逆刃的银厉刀芒齐齐指向翻天印底部。
轰然连震,霞光四射,石印稍稍朝上反弹。
青帝蓦地大喝一声,双臂一震,周身冲起深翠浅绿的气罩,火焰尽灭,但周身焦黑,白骨突错,瞧来极是惨烈。陡然飞旋冲起,喝道:“拓拔小子,让开!”
极光气刀轰然鼓舞,如虹桥倒挂,流丽万端。
“嘭!”石印冲飞,莲花似的气浪层叠怒放,那排山倒海的压力登时迸散开来。
广成子身躯一晃,脚下松枝“喀嚓”迸断,眼中闪过骇异惊佩之色,笑道:“果然是‘流星陨铁沉于山’。想不到青帝陛下经脉尽断,居然还有如此神通。看来我不尽全力是不成啦。”
足尖一点,从横松俯冲而下,黑发飞舞,两掌合十,双眸碧光大作,口中****有辞,蓦地弹指喝道:“大!”
“轰轰”连声,仿佛惊雷叠爆,翻天印绚光四射,霎时间竟涨鼓了数百倍,变成一个长、宽近百丈的五色巨石,将狭窄的山壑填塞得满满当当。
拓拔野刚与姑射仙子并肩冲起,又觉当头如昆仑压顶,喉中腥甜狂涌,蓦地朝下沉落。
抬头望去,翻天印一丈丈地轰然压下,刮过两侧山崖,摧枯拉朽,土崩石裂,碎石土雾蒙蒙飞舞,在五彩绚丽的气光照耀下,宛如流星飞雨,灿灿生光。
青帝冷冷道:“就算你倾尽全力,又能奈我何?”巍然不动,极光气刀滚滚飞舞,像是擎天光住,紧紧抵住翻天印的底部,巨石每下沉一寸,都要爆炸开汹涌气浪,撞得两侧峭崖山崩石落,震耳欲聋。
他虽然被波母的地火阳极刀击成重伤,但神识深种,固若金汤;再加上修炼所谓的“回光诀”时误打误撞,因祸得福,修成了旷古绝今的“无脉之身”,真气不循经脉而走,随心所欲,是以纵然经脉尽断,骨肉烧灼,仍能发挥出七成真气。
仅此七成,已近天下无敌。
反倒是拓拔野二人被那神印重压,气血翻腾,耳中嗡嗡作响,苦苦强撑了片刻,就连天元逆刃与无锋剑也被压成弯弧,吃力已极。
心下凛然,不敢有片刻放松,少有不慎,让这神印砸将下来,就算是铜头铁臂之身,也化作一滩烂泥。
广成子嘴唇翕动,指诀急舞,整个人笔直地倒悬在翻天印上方,雪白的脸庞渐渐化作紫金色,又逐渐转为通红,而后转为碧青……五色循环变幻,头顶白汽蒸腾,鼻尖上也沁出细密的汗珠。
但任凭他如何竭尽真气、**力,翻天印到了离谷底十丈处,就再也无法往下冲落半寸。心中惊怒骇异无以言表,暗想:“这一老一小都是当今大荒天资绝顶的人物,若今日用翻天印尚且杀不了他们,今后只怕再无良机了!”
当下哈哈一笑,道:“是了,既然答应了将空桑仙子还给陛下,又岂能自食其言?”
左手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石葫芦,轻轻一抖,光芒闪耀,空桑仙子登时从中滚出,跌落在石印上。
广成子嘿然道:“陛下为了她烈火焚身,不如我也让她与陛下同甘共苦,何如?”
不等她停稳,左手指尖飞弹,“哧哧”连声,几道赤炎气火穿入她七大要穴,空桑仙子蹙眉痛楚呻吟,霎时间青烟直冒,火光跳跃,奈何经脉被封,动弹不得。
青帝大怒,喝道:“狗贼!寡人杀了你!”右臂轰然一振,极光气浪冲天澎湃,翻天印登时朝上飞弹,剧烈摇晃。
广成子哈哈笑道:“好心被当作驴肝肺,作媒人真难。给你便是!”一掌猛击在空桑仙子心口。
她脸色煞白,鲜血喷涌,蓦地从石印边缘翻身摔落,重重地撞在石崖上,被狂风一激,身上的烈火熊熊怒卷,继续朝下飞弹抛跌。
“姑姑!”“前辈!”
姑射仙子、拓拔野齐齐惊呼,下意识地翻身回冲,半空迎接。
青帝纵声怒吼,双掌朝上猛然齐拍,登时将石印打得翻转飞弹,顺势转身急掠,闪电似地将空桑仙子抄臂抱住。
广成子等的便是此刻,凝神聚气,喝道:“翻天覆地!”蓦地俯冲而下,双掌抵住神印,绚光轰然怒爆。
“轰隆隆!”
石印急速飞旋翻滚,势如流星,重逾泰山,两侧石崖被气浪推卷,应声迸炸坍塌,树木横飞,乱石飞舞,刹那间,那团眩目霞光已冲至四人头顶!姑射仙子背心受撞,鲜血狂喷,踉跄冲跌。
拓拔野大凛,翻射急冲而上,大喝一声,奋起全力,五行真气在体内循环激爆,破掌喷薄,陡然化作数十丈长的“极光电火刀”,猛然击撞在神印底部。
“?纾?br>那巨石狂猛如天崩的天坠之势微微一滞,但他指尖酥麻痹痛,如被雷霆当头劈中,金星乱涌,仰身朝下跌去。
翻天印继续猛冲而下,青帝心中怒火如焚,左臂环抱空桑仙子,反身急旋而上,右手极光气刀轰然狂扫,又是一阵震耳轰鸣,光浪炸射。孤身只力,仓促应变,比之先前大为吃紧。他身形一晃,终于还是抵受不住,笔直往下沉落。
“嘭啷啷”一阵巨震爆响,烟尘滚舞,流光溢彩,整个山壑都似被那翻天印压得崩塌下来。
拓拔野、姑射仙子双双撞落在地,周遭气浪滚滚奔腾,长草贴地起伏,想要起身上冲,帮助青帝,却被无形巨掌紧紧压住,就连抬动一根手指也得花费九牛二虎之力。
两个面面相觑,惊急骇怒,却徒呼奈何。
姑射仙子心道:“想不到临到末了,竟还是要和他死在一起。蓦地涌起一阵凄楚而温柔的甜蜜,悲喜交掺,惧意全消。
痴痴地凝视着他的藤木面具,忽然想起当日与他在寒荒合战西海老祖的情景,那时避无可避,他奋不顾身地挡在自己身前,脸上却是神采飞扬的笑容……如果现在手指能够动弹,多么想摘下他的面具呵……
拓拔野见她眼波温柔,凝视着自己,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微笑,胸口登时如被重锤所撞,疼得无法呼吸,心道:“我死倒也罢了,怎能让仙子姐姐被这石印所压?”
眼角转处,见石印压着青帝朝下急速冲落,狂风鼓舞,距离地面已不过六丈,思绪飞转,突然想起那日与她及姬远玄等人借助炼神鼎大战翻天印,灵光一闪,脱口道:“是了,两仪钟!”
**头未已,“轰”地一声巨响,尘靡飞扬,被那巨力所压,整个地面往下一沉,陷落了一尺有余。
拓拔野再不迟疑,就在那气浪与地面出现几寸空隙的刹那,蓦地急旋定海珠,借势随形,朝外一滑,既而翻身弹起,从乾坤袋中抛出那八角铜钟,急**法诀。
“当!”
锉然脆响,嗡嗡不绝。
两仪钟微微一沉,堪堪将翻天印顶住。四周轰鸣不绝,烟土簌簌冲落,石印轻摇。
四人死里逃生,惊魂甫定。周身都已被冷汗浸透。
两仪钟乃伏羲、女娲取五色石所铸,与这神印同源同宗,两两相抵,犹如针尖对麦芒,任那广成子再施法用力,再也无法下沉半分。
烟雾弥漫,一道道火光冲天摇曳,将夜空烧得彤红。
蛇虫遍地。凶禽盘旋,合窳、长右、猾?……数之不尽的南荒凶兽蜂拥冲上山岭,呼号奔掠,向围守在青帝苑四周的木族群雄发动一轮接一轮的猛攻。
冰夷黑袍鼓舞,凝空而立,三十六只银环在指尖环绕急舞,叮当悦耳。火光映照下,苍白的脸颊泛起奇异的红晕,更添冷艳之色。妙目灼灼地盯着蚩尤,悲楚恨怒,泪水盈眶。
木族群雄眼见是她,无不失声惊呼,喝骂不止。惟有蚩尤瞠目结舌,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当日独闯鬼国,力战群魔时,蚩尤便曾震裂黑水鬼王的狮头面具,看见她的真容。
只是其时已被尸蛊附体,神智错乱恍惚,因此后来重新追索此事,也难以断定到底是否自己的错觉幻象。
这一年多来,他经历了众多变故,许多原先看似浑无关联的阴谋渐渐浮出水面,与拓拔野、晏紫苏等人聊天之时,也已猜到冰夷必是黑帝嫡系。
只是她为何女扮男身,为何依附汁光纪,又为何随着水圣女一同出现北海平丘……其中关窍错综复杂,难以索解。
但对他来说,这个神秘莫测的敌人却是一个难以消解的心魔。自小乔羽便授他已侠义之道,惩恶锄奸,不可欺凌无辜弱小。
那日雪山日食,他魔识狂乱之下,当众奸辱冰夷,铸成此生中最大过错,每每思及此事,心中的悔疚恨责甚至比误杀黄帝更要为甚。
此时重逢,面红耳赤,五味交陈,又是羞愧又是惶惑,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晏紫苏“哼”了一声,狠狠地掐了他手臂一把,怒道:“呆子,这妖女害死你爹,又驭蛊引你误杀黄帝,罪大恶极,你还怜什么香,惜什么玉?”
话音未落,骨笛凄厉,巴乌悠扬,伴随着阵阵鼓号,喧阗震耳。
只听一个嘶哑的声音桀桀笑道:“得闻木族百花大会群贤毕集,鬼国火魅神君特来拜贺!”
南面山崖突然火焰冲涌,接二连三地跃上数千红衣人,当先那名红衣男子,斗篷披风,横吹骨笛,颈上围挂着一串颅骨,正随着骨笛节奏虚空绕舞浮动。碧绿如鬼火的双眸,在斗篷暗影里灼灼闪烁。
几在同时,背面山崖、东面坡岭、西面密林又纷纷响起凄厉的呼声:“鬼国木魑神群、火魍神群、土魉神群、金魁神君特来拜会!”
人影飞掠,鬼哭神号,无数青衣人、黑衣人、黄衣人、白衣人四面冲涌,依照五行方位,将青帝苑重重包在当中,刀光眩目闪动。
火光掩映,亮如白昼。那些人个个面色惨白,眼神呆滞,步履僵硬古怪,手中握着各式兵器,竟像是从坟地古墓中爬出的僵尸。
木族群雄轰然大哗,又惊又怒,他们中大多都参与了去年的蟠桃会,对那场惨烈凶险的僵鬼大战仍心有余悸,想不到相隔短短一年,竟又在本族圣山遭遇同样梦魇!
玉屏山上的贵侯、长老不过数百人,算上卫士也不过三千,而这些僵鬼略一望去,少说也有两万余众,再加上这数以万计的南荒凶鸟妖兽、毒蛇虫蛊……敌众我寡,凶多吉少。
忽听一声雷鸣似的长啸,扶摇破云,冰夷左手一颤,险些抓持不住若草花。魅魂等人亦是气血翻涌,骨笛失声,面色齐齐一变。
啸声滚滚回荡,将四周声浪尽数盖过,凶禽惊飞,妖兽悲吼,就连遍地的蛇虫也乱作一团。
雷神从人群中缓步走出,收住长啸,朗声道:“久闻黄河水伯天资卓绝,乃水族百年罕见的后起之秀,为何明珠暗投,和这些妖魔尸鬼同流合污?若草花姑娘若有什么三长两短,水、木两族干戈纷起,遭殃的还是双方无辜百姓,水伯于心何忍?”
冰夷苍白的脸上泛起桃红之色,冷冷道:“雷神放心,我们与贵族无怨无仇,更不想妄动干戈。今夜拜诣,不过是因为句木神背信弃义,结盟天吴,与我鬼国为敌,所以特来取他项上人头。不过,现在灵感仰也罢,句芒也罢,都已经死啦……”
木族群雄大哗,纷纷喝斥道:“臭丫头你胡说什么!陛下天下无敌,有谁能杀得了他?”
“烂木奶奶的,识相的就快快滚蛋,等陛下擒了广成子回来,你们就是跪地求饶也来不及了!”
冰夷充耳不闻,从袖中取出一颗龙眼大的珠子,绚光闪烁,冷笑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们不相信我,也当相信这‘鬼影珠’。”指尖一弹,“鬼影珠”凌空冲起,彩光耀吐,渐渐摇荡凝聚成一幅景象。
但见万丈峡谷之中,霞光冲舞,烟尘滚滚,一块巨大的五彩方石几乎将深壑尽数填满。
就在那巨石与地底缝隙之间,顶立着一丈来高的八角铜钟,青帝周身焦黑,横抱着空桑仙子盘坐钟侧,旁边还坐了一个戴着藤木面具的青衣人,与一个清丽绝俗的白衣少女,周遭气浪滚滚,绚光迷离,赫然正是拓拔野与姑射仙子。
众人哗然惊呼,既而鸦雀无声。蚩尤心下一沉,又惊又怒,惟有夸父拍手大笑道:“我道他们上哪儿去了,原来是躲在石头底下,一起玩捉迷藏,有趣有趣!”
冰夷柳眉一扬,妙目中满是讥诮鄙薄之色,冷冷道:“各位都是木族的王侯权贵,见多识广,这石印是什么,他们又为什么动弹不得,不用我说,想必都应该知道了?至多再过半个时辰,就算是铜人金身,也只剩下一层金箔了。”
木族群豪怔怔地眺望着空中幻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翻天印的威力天下尽知,当年寒荒大神昊天氏便是用此神印将八百铁凶凶兽压成了肉泥。四人身上鲜血淋漓,显是均受了重伤,就算他们暂时无恙,在这神印气浪重压之下,又能强撑多久?
冰夷道:“只要你们再选出一个青帝,与我们歃血为盟,誓不背弃……”
秋波一转,恨恨地瞪着蚩尤,森然道:“再杀了这蚩尤小贼作为祭礼,从今往后,木族之事就是我鬼国之事,天下再无敌邦敢犯汝秋毫。”
众人面面相觑,神色惊怒沮丧,雷神纵声大笑道:“多谢水伯好意。但我青木男儿岂是胆小畏战之辈?又何需外人罩护?别说青帝修为通神,翻天印奈何他不得,就算是他百年之后,另立青帝,木族上下又岂会受人胁迫,臣服屈就?”wWw.xiAoshUotxt.net

完本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玩久久app下载手机版》最新章节。

玩久久app下载手机版相关阅读More+

缘定镯之致命商女

陶落

大亨之路

风九雪

宇宙是个计算机

午时一刻

一骑当千—洛阳

醉卧西风

芒动七星

一白不才

时空穿越之无限进化

金乐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