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gxmhjt.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完本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久久免费视频任》最新章节。

    可蓁身着削肩的晚礼服,勾着孟从罡的手臂,优雅地在会场穿梭。

    男的俊、女的俏,不知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大家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他们两人身上,几乎忘了来此的真正目的。

    「我好紧张。」可蓁抬起小脸,附在他耳畔轻声说道:「怎么大家都朝我们看呀?」

    「那是因为-很美。」他望着她的眼光深邃得令人难以洞悉。

    「你又来了,总是嘴甜得让人受不了。」她噘起小嘴。

    「-是真的美,不信的话可以问问别人。」

    「呵……你要我抓个人就问『你看我美吗?』,不要笑死人了好不好?」她摇摇头,掩嘴一笑。

    「这样也很另类。」他扯开嘴角,目光早已被她吸引。

    「讨厌!」她旋过身,正好看见灿玲走了过来,「嗨,灿玲,-的男伴是谁?」

    「还有谁。」她指着身后那位长相普通却憨直的男人。

    他是追灿玲好久、却始终等不到她回应的忠诚者。

    「早告诉-他不错。」

    「可跟他比起来差多了。」灿玲压低嗓,指指可蓁身后的孟从罡。

    「-又来了。不要以貌取人,更不要迟疑了。」可蓁劝她,「我倒觉得男人老实比较重要,外表是其次。」

    「-说的也是啦!反正我也想开了,什么样的萝卜配什么样的坑。」她自嘲的说。

    突然间,远远传来了吆喝声,原来是公司老板来到会场,身边还跟着一对男女。

    可蓁定睛一看,不就是颜世祺和他的新婚妻子朱晓倩!

    「各位,今天是本公司大喜的日子,但是不想过分招摇,所以也只是请员工们入会参加,携伴的原因无它,就是希望让今天的场合可以阴阳调和一下,我们公司一向都是阴胜于阳。」大老板说话了,跟着将身边的一对男女介绍给大家,「而这两位是盛发集团的负责人,他们看上本公司的产品,有意与我们公司合作,今天特别拨冗参加本公司庆祝会,我们大家鼓掌欢迎。」

    说完,他便将颜世祺夫妻推到面前,耳闻大家的鼓掌声,他们两位也都笑得非常开心。

    远远站在角落的孟从罡顿时变了脸色,心底的担心似乎就要发生了。

    「各位,凡是属于本公司的职员,请先过来几分钟,我有话对大家说,其他朋友请先用些点心,招待不周,请见谅。」大老板接着又说。

    「那我过去-!」可蓁对孟从罡说了声,便和灿玲一块儿走过去。

    不久,颜世祺走到孟从罡身侧,笑意盎然地说:「真快,我们又见面了。」

    「是呀!没想到你会在这里出现。」

    「要说服我老婆入股这家公司,可是费了我好一番唇舌呢!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他-起眸。

    「接近可蓁。」孟从罡冷眼瞟向他。

    「没错。」他勾起邪气的嘴角。

    「你不怕让晓倩知情?」

    「我和可蓁的过去我从没隐瞒过她,她也知道她在这里上班,我只要明着跟可蓁多保持距离就没事了。」颜世祺对住他的眼,「倒是你,现在应该要担心害怕我会把你的秘密说出去。」

    孟从罡的脸色瞬间成为史前化石般,冷硬得吓人,「你离我远一点。」

    「怎么,老羞成怒了?」颜世祺张嘴大笑。

    他气得对住他狂笑的嘴脸,「我不怕你说什么,也早有心理准备,别想用这种事来恐吓或牵制我。」

    「你真不怕?或是你心底根本没有可蓁,追求她只是想打垮我?」颜世祺激愤地说。

    「这是我的私事,没理由对你交代。」孟从罡深吸口气,怒火飞扬地对他咆哮。

    「哦!这么说是让我猜对了,你对可蓁根本没有感情,得到她只是想向我炫耀你比我行?告诉你,你这么做根本不比我父亲高明到哪儿去。」颜世祺还欲罢不能地狂妄大笑着。

    「你这个王八蛋!」孟从罡暴烈的怒眸闪过一抹不容忽视的血腥!

    他的拳头正要挥上颜世祺的脸孔,却见可蓁冲了过来抓住他的手,拦住他。

    「不要打人。」

    「可蓁,-要评评理,他根本不讲理。」颜世祺见救星来了,立刻对可蓁说:「这男人是有目的接近我,为的只是打击我,他不爱-呀!」

    可蓁错愕地看着孟从罡,其实刚刚他们所谈的部分内容她已听见了,但她一直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不是!

    「我不懂,如果不爱我,他接近我是为什么?又为何要打击你?」一知半解下,她一颗心直悬在半空中,吊得她好难受。

    「因为他对我有恨,因为我父亲勾引他母亲,让他家破人亡,他处心积虑了十几年,来台湾就是要接近我、伤害我,计画性的夺走我的一切,用我父亲对他母亲的手段对付-,哈……」颜世祺愈说愈激动,把孟从罡说得残酷又无情。

    可蓁愕然地望着孟从罡,「他说的都是真的?」

    「我承认他前面说的,我的确是有计画接近他,为了报复他们颜家赐给我的一切。」孟从罡-起眸,「也承认我一开始是想利用-,但是我现在绝对是真心的,-信吗?」

    「我……」她完全乱了,整个人颤巍巍的,似乎有点撑不住了。

    「别信他,他在商场上的狠冷,在情场上的风流可是有名的,-只要稍稍打听一下就行了。」颜世祺不断推波助澜着。

    「你给我滚!」孟从罡指着外头。

    「怎么?被揭穿了底细,老羞成怒了!」他笑得邪恶,「可蓁,我还可以告诉-,这男人当初在俱乐部时不知诱拐了多少良家妇女,只要他稍稍挑逗,她们全都乐得张开腿欢迎他。」

    瞧他说得下流,孟从罡已忍不住勒住他的衣领,「我劝你赶紧走,再赖着,晓倩可是会知道的。」

    他还真是知道他的罩门。颜世祺连忙往外望,跟着又对可蓁说:「我本来不认识晓倩的,她也是他介绍给我的,-就知道这男人有多可怕,-一定要把持好,可别被他给说动了。」他一番怂恿后,才离开他们面前。

    可蓁张着一对虚弱的眸,「对不起,我头好痛,我想回去了。」

    「-还是无法相信我,对不对?」孟从罡苦笑。

    「我……我不知道了……」她浑身发着抖。

    他双拳用力一掐,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对她造成了伤害,即便有了爱又如何?伤害还是在呀!

    「我知道很难让-信任我的爱,因为这爱是如此得来不易,连我都觉得震惊。」此刻写在他眸底的是「心灰意冷」。

    「我只想知道,当初你注意我多久了?」她闭上眼,柔婉韵致的五官笼上一层灰影。

    「在注意颜世祺的同时就注意到。」

    「你曾经跟踪我……在他婚礼之前,对吗?」那阵子她老是觉得有道目光紧随着自己。

    他轻吐口气,「没错。」

    「那在碧潭桥上你对我说的求爱之语呢?是真是假?」她扬眉再次望着他那张令人心碎的俊容。

    「当时……假的居多。」他诚实以对,但是一张脸已糟得让人不敢卒睹。

    她心口一紧,双手抚着胸口,小声地又问:「当你第一次和我上床的时候,其中有爱吗?」

    「不确定。」他烁然的眼神不变。

    他如此赤裸真实的表露,让可蓁不知道是该喜或忧,喜于他是这么的诚实,没再欺瞒她,却忧于他居然连一点儿安慰的虚伪都不肯给。

    「你知不知道,你好狠。」她逸出一丝苦笑。

    「我现在是全心全意爱着-,完全没有虚假,-信吗?」他一颗心跳动得紊乱如擂鼓。

    「我不信了。」原本的怀疑到现在已转为零。

    可蓁难受得扶着窗口,看着外头跳跃的星芒,「你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惜伤害无辜的我,于心何忍?」

    「对,我一开始是过分了些,但现在……-为什么不肯好好听我说几句话?」孟从罡受不了了!

    他用力攀住她的肩,望着她那含泪的眼,「我是曾经想利用-伤害他,但是爱情就是这么无可逃避、不可追究,就是让我爱上了。我知道-不会相信,不愿相信,但我还是要说。」

    「别再说了。」

    可蓁用力推开他,逃到一边,紧捂着耳朵,一颗伤痕累累的心或许永永远远也无法复原了。

    孟从罡苦涩地对着窗外,洒下一串笑声,「没办法了,我想自作自受大概就是这种滋味吧!」

    再度转身,他看着她那悲恸欲绝的眼,「再过几天我就要回美国了,-愿意跟我去吗?」

    她苦笑地摇摇头,「我还不至于要把自己出卖到外国去。」

    「哈……」他戏谑地说:「这场计画多年的复仇之旅,我唯一的败笔就是失去了-,那-还爱我吗?」

    可蓁捂着脸,依旧猛摇头。

    「那我知道了。」说完后,他便转身步出饭店。

    可蓁透过窗望着他离去的身影,忍不住奔到外头喊住他。

    「我爱你,不是因为你的身分、你的财富,只因为你的真,如今我所要的『真』已不在,我不知道还能爱你什么?」她一双小拳头愤而握紧,对着他的背影说出这串话。

    但是孟从罡并没回头,他似乎顿悟了些什么,举步继续向前。

    「可蓁,-和他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

    灿玲没想到可蓁与孟从罡的感情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高潮迭起,目前已经告吹了。

    「没什么,只是无缘。」她阖上桌上的资料,「以前我就想过,像我这样单纯平凡的女人怎么可能走桃花运,果然有问题。」

    「什么问题?」灿玲听出端倪。

    「没事。」可蓁摇摇头,这种事真的很难用说的,有时说不好还会被误会,倒不如让她自己放在心底,低回浅尝。

    但「相思」就像毒蛊般直钻进她的脑海,让她无法控制的想他、念他,不知他近来可好?尽管被利用,但爱上对方的心是很难收回的。

    「神秘兮兮的,不说算了。」灿玲回到自己的位子,也收拾好东西,「要不要一块儿走?」

    「我们又不住在同方向。」

    「我是想约-去逛街,嗯……我想买件适合的洋装,星期六他要带我去他家见他父母。」她很羞怯地将秘密说了出来。

    「真的?!」可蓁为她开心,「好日子就快到了吧?一定要请我当伴娘喔!」

    「一定的,可是-自己……」

    「没事,说不定当过伴娘后,沾点喜气,我的桃花又开了,不过,希望不要再是烂桃花了。」可蓁的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但灿玲知道那笑非常牵强,往往在可蓁独自一人时她经常见她沉默不语发着呆。

    「不会的,-是这么好、这么优秀、这么美,老天不会再让-失意了。」灿玲紧握住她的手。

    「但愿如此,走吧!我们去逛街。」将东西迅速收拾好,她们两个便离开公司,搭上公车来到百货公司闲逛。

    在可蓁的建议下灿玲顺利的挑了件洋装,之后便到附设的咖啡厅喝咖啡。这时灿玲忍不住问:「上回-说他去美国了,可有再回来?」

    可蓁轻舀着咖啡,将奶精淋在上头,形成一圈圈的涟漪,「不是说好不提他,怎么又提了?」

    「不是我要提,而是-明明在强颜欢笑。」灿玲睨着她,「我们是几年的好朋友了?-瞒我这些有用吗?」本来不想逼她,可是已经快一个月过去了,可蓁却依旧无法忘情于他,要她怎么能不关心?

    「很糟糕的是,我明知道不该想他,可还是想着他,不停猜测着他现在过得好吗?」说着,她一滴泪不禁落在那涟漪的中心点上。

    「傻瓜,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怎么了,但我感觉得出来是他负了-,-又何苦为了这种男人伤神?忘了他吧!」灿玲握住她的手,对她笑了笑。

    「嗯,我会的。」她看看表,「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就在可蓁快要回到住处公寓时,却看见那儿站了个人,走近一看,发现对方是位约莫五、六十岁的老人家。

    「请问您找谁?」她以为他是来找这栋公寓的人。

    「我找一位梁小姐,可是她好像不在。」老人家的声音带着股怪怪洋腔,大概是刚从国外回来的。

    「是梁可蓁吗?」她疑问着,如果真是找她,她也不认识他呀!

    「没错,就是梁可蓁小姐。」

    「我就是,请问您是?」这下真的奇怪了。

    「我是孟从罡的养父孟诺德。」他朝她点点头,露出抹和蔼的笑容。

    「什么?」她吓了一跳,赶紧拿出钥匙,「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您站在这里等了多久,快进屋里坐吧!」

    她先让孟诺德上楼,再带着他进入自己的小屋子,「我这里很小又乱,随意坐。」

    「别客气。」孟诺德坐下后,看看这里的环境,「不错,小巧却很清爽精致,光是看屋里环境我就能猜出-是个什么样的女孩了。」

    「呃,我不懂您的意思。」她倒了杯热茶放在桌上。

    「能让从罡失魂失神的女人大概就只有-了。」他轻轻一笑,微微-起的老眼却一直未从她身上离开。

    可蓁被他瞧得挺不自在,「不知道伯父来这里的目的是?我想您不是只为了说这些话吧?」

    「-想太多了,我来这里的主要目的就只是想看看-这么简单。」他轻叹了口气,欲言又止,「好了,已经很晚,打扰到-休息,我该回去了。」

    「等等,您有话想对我说是吧?」可蓁敏感地看出来。

    他看着她,不禁老眼红了,「从罡离开了,不管我怎么找都找不到,本来我以为他会来找。」

    「他离开了?!什么意思?」可蓁错愕不已。

    「他离开了我,离开了公司,或许是去一个我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孟诺德心灰意冷地说。

    「什么时候的事?」

    「半个月前。」

    「我能知道为什么吗?」她的心跟着抽紧,那颗思念他的心又因为他的下落不明而揪住。

    「自从他回美国后,就像变了个人,以往对事业的企图心已不见,对女人更是没兴趣,我因为疑惑他的改变而从中调查,知道-是主因。梁小姐,不是我要为他说话,他是真的爱上了-,那份爱我想已经是不可自拔了。」

    孟诺德望了她一眼,「本来我还骂他,女人这么多,为何这么放不开?但现在我见了-,-已让我改观了。」

    「我没您说的那么好,我当初根本不信他,我不信他是爱我的。」听他这么说,可蓁好激动,浑身绷紧,泪水已忍不住淌落。

    「他不会怪-的。对了,还有志铠,也就是我的外甥,-也见过吧!他一直以来就野心庞大,只是他擅于隐藏,但我是看着他从小到大的,他哪瞒得过我,他气我凡事不信任他,只采信一个完全与我无血缘关系的养子。」

    孟诺德深吸口气又说:「公司是我自己的,我能够判断在谁的手上会衰败,在谁的手上会兴旺。可自从从罡回到美国后,却无心于公事,希望我能将公司交给志铠。」

    「你答应了?」可蓁现在只想知道他为何会突然不见了!

    「我本不肯答应,但是从罡答应从旁辅助,所以我赞同了志铠一个根本不可行的案子。」他苦笑,「但就如我和从罡所猜测的一般,才刚投资就已失利,快得连我们都傻眼,这才明白原来志铠乘机偷了那笔钱,早已远走高飞。」

    「所以从罡自觉内疚、亏欠了您,这才离开?」她发着抖问。

    「-果真了解他。他说其实他知道,他之所以失去-全是志铠从中挑拨,但他不怪他,因为他本就是他所说的那种恶人,自食恶果本就应该,但完全没想到志铠会连公司都不放过,所以他说……他无法也无能力继续帮我做事,让我赔掉的一切,他会一点一点还给我。」孟诺德难受极了,「我想告诉他,那些损失我承受得住,可是他却连这点机会都不给我。」

    「他会回来台湾吗?」她悲痛地问。

    「不知道,我也只是碰运气,毕竟-在这里。」他朝她点点头,「不好意思,说这些事烦-,我该离开了。」

    「伯父,您一个人回来吗?住哪儿?」她追到门口。

    「我刚到机场就直接坐车过来,可能再找间饭店住下。」孟诺德跟着笑了笑,「有三十年没回来台湾了,这里真的变了好多。」

    「您人生地不熟的,我可以送您到附近的饭店。」她随他下楼,拦下一辆计程车,带他到附近比较有信誉的饭店CHECKIN。

    「伯父,如果有从罡的下落,请您告诉我,这是我的电话。」她将电话抄在一张纸上。

    「好的。」

    「还有,在这里如果有任何不便或者需要,都可以告诉我,我可以处理的一定会帮您。」交代完后,见他在服务生的带领下走进电梯,她这才安心离开。

    一路上,她不禁想着,从罡到底去了哪儿?为什么要不告而别?

    他对她到底有没有爱?如果有,是真如伯父所说的这么多吗?

    为什么当初我不肯相信你,为什么我要这么固执、这么傻,伤害了你也伤害了自己……

    天,我该怎么办?

    她的胸口滚着一堆乱糟糟的情绪,忧他、念他、想他,却不知他近况如何。

    从罡,如果你在台湾,能不能现身,让我再看看你?

    如果真爱我,你一定要来看我……

    一晃眼,一年过去了。

    灿玲因为结婚而辞了工作,可蓁因为成功办妥了几件CASE而顺利升上经理的职位。

    现在的她,已有了女强人的架势,就连穿着打扮也与以往有着显著的不同。她的改变不是为了衬托身分,而是希望自己能看来坚强些。

    颜世祺也因为抓到了妻子朱晓倩和其他男人上床的证据,非但成功离了婚,还拿到一笔钱和可蓁公司的合作权。

    因此,大家都传言可蓁会升上经理完全是靠颜世祺的帮忙。但她根本不在意,因为唯有自己明白,她为了公司的案子费了多少心思、熬了多少夜晚。这些日子里可以安慰她的,便是和从罡的那些过往回忆,以及那两颗相思豆……

    「可蓁,我派-明天到高雄的工业区开会,总共三天,-得先订好饭店。」老板将她叫进办公室,吩咐她一些公事。

    「是的老板,我会的。」她点点头。

    「我跟-一起去吧!」颜世祺正好走进来。

    「不用,我可以自己去。」阖上资料夹,她便走了出去。

    「等等。」他用力抓住她的手,小声问道:「为什么要这么避着我,我已经离婚了,我们仍可以像以前一样……」

    她甩开他,「不一样,已经不一样了。」

    「有什么不一样,我是曾经结过婚,但-也曾经和孟从罡在一块儿,谁也没对不起谁。」他激动地说。

    可蓁看着他,忍不住逸出一阵苦笑,「原来我从来没有认识过你。」

    「-是什么意思?」他凝起眸问道。

    「对不起,我很忙。」她绕过他,直接走回自己的办公室。

    「我明天还是决定跟-去。」颜世祺就不信会唤不回她的心,只要假以时日,他相信一定可以得到她,才不让孟从罡那小子专美于前。

    「随便你。」丢下这话,她便用力将办公室大门阖上。

    坐在办公桌前,可蓁看着一个空白的相框,假想着里头有孟从罡的相片,假想着他总有天会出现,每每看着这空着的相框,她便忍不住泪流满面。

    「好后悔、好后悔没有你的相片、没有和你一块儿照张相,没有……没有……没有你太多太多的东西……」

    趴在桌上,她无法抑制地抽噎着,不知不觉已红肿了双眼。

wwW.xiaOshuo txt.net

完本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久久免费视频任》最新章节。

久久免费视频任相关阅读More+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的(最美不过小时光)

大咸鱼

许愿树下的诺言

落漠

墨渊

言舞人

夺天升仙

陈小三

我的老公是狐狸精

铜佼

美漫中的灭龙魔法

贫道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