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gxmhjt.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完本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新视觉影院就有影院》最新章节。

    这件事,元霆仍是没继续追究,所以事情也立即落幕了。

    他的放纵可真等于给了余千惠一个天大的胆,让她有如领了免死金牌,天不怕地不怕,为所欲为。

    她为了元霆对她的信任感到得意,她认为无论自己如何在背后使手段,他都不会发现,所以嚣张到简直无人能管的地步。

    背着元霆,她什么恶毒的事都做得出来,可是一到元霆面前,立刻换了另一张纯真的面孔,俨然像是为了元家牺牲奉献的德蕾莎修女。

    在元霆看不到的地方,她姿态更高了,对帮佣和欧巴桑更刻薄,连颜皓萸也不放在眼里,因为她终于发现颜皓萸表面看来正常,但其实精神有毛病,没办法对元霆告状。

    既然如此,她还有什么好怕的!

    事发后不到一个礼拜,元霆又出国去了,他前脚刚走,余千惠就在后头搞鬼。

    喝斥钟点女佣,骂骂煮饭的欧巴桑,过过当少奶奶的瘾,然后等她们一下班,就轮到颜皓萸母子倒楣了。

    「喂!你去泡茶给我喝。」她踢开主卧房的门,对着颜皓萸高嚷道。

    打从上回那次争执之后,颜皓萸就对她厌恶又害怕,只要她在,颜皓萸绝不会步出房门。

    没想到这样还不罢休,她竟然胆大到闯进主卧房找颜皓萸麻颜。

    皓萸不看她不理她,对她高傲的命令充耳不闻。

    「喂!我叫你去倒茶,你听不懂吗?」余千惠很生气,大步冲了过去。

    「我不想跟你说话,你出去!」颜昭萸生气地朝她碱道。

    「你说什么?」余千惠被激怒了,没想到这疯子竟敢顶撞她。

    「你以为有元霆撑腰,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吗?告诉你!元霆很信任我,他是站在我这边的,他很快就会厌倦你这个脑袋有问题的疯女人,跟我结婚的。」余千惠泼妇般护骂着。

    颜皓萸索性转头不理她,但这样反而让她更生气。

    「好!你不理我是吧?我自然有办法让你乖乖听我的。」

    余千惠气呼呼地走出去,没一会儿就抱着小翔飞走进来。

    小翔飞本来还在午睡,莫名其妙被掀起来,立刻放声大哭。

    「哭什么?」余千惠狠狠一记巴掌打向小翔飞的屁股。「去叫你妈给我泡茶,不然我就打死你!」

    颜皓萸一见她打小翔飞,顿时心口揪疼,立刻扑过去要阻止。

    余千惠快速躲开,一脸得意洋洋。

    余千惠就是看准颜皓萸虽然脑筋有时不清楚.但母亲的天性还是心疼儿子,所以故意打孩子来折磨她。

    「怎样?你乖乖去泡茶,我就不打这小子,不然我现在先打死他,再告诉元霆是你打的,他一定信我。」

    谁教她把形象建立得太好了,谁会相信脑筋有问题的老婆,而不相信她呢?

    「你是坏女人!你真的很坏很坏!」只要一牵涉到孩子,颜皓萸的脑子就钝化了,她找不出任何犀利的话可以骂人,只能委屈地瞪着余千惠。

    「对!我是坏女人,而我这个坏女人,很快就要取代你的位置,到时候你就带着你这儿子,滚出元家大门吧!哈哈——」

    「是谁该滚出元家大门,还不知道呢!」

    ☆☆☆

    当一道深沉的男性嗓音从她背后传来时,可把余千惠吓了大跳。

    她慌忙扭头一看,差点魂飞魄散。「元——元霆?」

    天啦!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已经搭下午的飞机出国了吗?

    「我怎么不知道,我们熟到可以让你随意喊我名字了?」元霆冰冷地瞪着她。

    「不,元先生。」余千惠立刻改口,颤巍巍地问:「你……不是出国了吗?」

    「如果不这么说,你会露出狐狸尾巴吗?」

    他发现问题都发生在他出国或是不在家时,所以决定放出「出国」的风声,请君入瓮,让那只幕后的黑手现出原形。

    「不是的!元先生,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余千惠像变脸一样,立刻装出柔弱的表情,开始哭诉道:「刚才元太太又想打小翔飞,幸亏我死命护着他,不然……」

    她想,元霆一定会像前几次一样立刻相信她,谁教她这么会演戏?奥斯卡金像奖影后都没她厉害。

    「是吗?」元霆一脸嘲讽,冷冷地问:「她忙着去给你泡茶,怎么有空打小翔飞呢?」

    「泡茶?」余千惠一愣,不知道他怎么会晓得她叫颜皓萸去泡茶?

    不过她决定装死装到底,反正他不可能知道真相。

    「元先生,你……你是开玩笑的吧?谁敢叫元太大泡茶呢。」

    「以前我也认为没人敢,现在才知道有人的胆子比天还大,大到敢在我的家里奴压我的妻子、孩子和帮佣。」

    元霆真是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工作表现如此良好的人,面具底下的真面目竟然会是这种可怖的样子。若不是亲眼看见,他还真是无法相信。

    「我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余千惠就是打定主意赖帐到底,无凭无据,他也不能拿她怎样。

    「你听不懂是吗?好!那我就让你百口莫辩。」

    说着,元霆打开公事包,取出随身的笔记型电脑,登入画面,进入影音系统。

    余千惠狐疑地看着他操作电脑,完全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然而,当她发现自己的影像出现在电脑上时,顿时惊讶地瞪大眼,张大嘴巴。

    画面上播放的,是不久前她在客厅辱骂钟点女佣和欧巴桑的画面,不只那些而已,接下来的影片,才真正让她胆战心惊。

    因为,那正是方才她对颜皓萸叫嚣以及打小翔飞屁股的画面。

    铁证如山,罪证确凿,教余千惠百口莫辩。

    「你还有什么话说吗?如果不是我起了疑心,在家里四处装设针孔摄影机,恐怕还抓不到你的小辫子。」

    上回她与颜皓萸双双挂彩的事,让他起了很大的疑心,他本来有点犹豫,不知该相信谁,但是几乎是立即的,他的心给了他答案。

    他相信自己的妻子他爱的女人是什么样子,他最清楚不过了,她根本不是余千惠口中那种可怕的女人,哪怕是她病了。

    所以他认为,说谎的人是余千惠。

    平常除了他们母子之外.就只有余千惠待在家里的时间最久,最有可能欺压他们的人,也只有她。

    而且最近她的举止愈来愈古怪,让他更加怀疑她。

    一个身为保母的人,上班却穿着不方便活动的洋装,还会喷洒香水。

    他一直是个直觉很强烈的人,虽然余千惠经常留下来加班,陪他们一起吃饭聊天,在他面前扮演着慈爱天使的假象,但他埘她就是有种说不出的疏离感,怎么也亲密不起来,只能尽量维持客套与礼貌。

    没想到,她竟然是这种让人想都想不到的可怕女人,真是他前所未见。

    「不!元先生,我不是故意的!请你原谅我……」想到自己的恶形恶状「全都录」,余千惠双腿瘫软,惊恐地求饶,差点没跪下来。

    「我真的不知道,你到底以为你是谁,凭什么在我家里作威作福?」若不是太过震怒,元霆可能会忍不住笑出来。

    世界上居然有这种自以为是的人,而且还该死倒楣得让他遇到了!

    想到自己竟然过了这么久才发现事实,让他的妻与子平白遭受许多委屈。他不禁懊悔怨怪自己。

    当然,他更恨这个女人,她竟敢让他最爱的两个人受这么多折磨,如果不是修养太好,他会狠狠甩她十几个耳光泄愤。

    「我……我只是喜欢你啊!」余千惠以为只要落泪,他就会心软。

    「喜欢我?用你那恶毒的心肠吗?」他一点也不希罕!

    「你懂什么呢?你可知道,我是用整个生命来爱我的妻子!」

    敢伤害颜皓萸的人,他绝不会轻饶。

    「我知道!就是因为知道你只爱她,所以我才嫉妒。她根本不配,她只是个头脑不清楚的疯子,连自己孩子也不爱的冷血女人!」余千惠恨恨地大喊。

    「住口!你只知道我对她好,那你知道在这之前,我是如何伤她的心,让她受尽痛苦与折磨的吗?她有今日的幸福,是她过去用多少苦难换来的?你凭什么坐享其成、妄想取代她,还有胆敢骂她欺负她?你才脑筋不清楚,我看疯的人是你!」

    元霆愤怒的语气一转,沙哑地道:「而她不是不爱孩子,是不敢去爱,你以为她不痛苦吗?那全是我的错!是我害得她如此,我才是真正该被诅咒的人……」

    元霆语气哽咽,几乎无法言语。

    颜皓萸还处在半清醒的状态,还有点傻愣愣的,并不是很了解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自责痛苦的样子,却深深映入她的眼帘里。

    她立刻走过去,举起柔软的小手,轻轻抹去他脸颊的水珠。

    那双温柔的眼睛好像在说:不要哭,不要哭,我会心疼。

    「皓萸……」

    元霆握住她的手,在脸颊摩挲,再也说不出说来。

    但是不用任何言语,他们之间所流动的深浓情愫,早已不言可喻。

    这时余千惠才深深明白,自己错了!错得有多离谱!

    她怎么以为自己可以随便取代颜皓萸?她错得有多离谱!任何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家庭,都有旁人无法解开的结,而那些结,正是他们联系一个家庭的牵绊。

    她贪图着别人的幸福,妄想解开那些结,结果却反而绊倒了自己。

    她真是悔不当初!

    ☆☆☆

    在余千惠下跪道歉,并主动辞职之后,元霆原谅了她,没对她提起告诉。

    但他被吓到了,这回再找的保母不敢挑年轻的,坚持要有点年纪,还必须有家庭,免得又发生同样的事。

    而经历这次可怕的事件,也不是全然没有好处,因为孩子遭受到威胁,意外激起颜皓萸的母爱天性,她的遗忘症有了很大的进展,那就是她终于「看得见」小翔飞了。

    只不过,她虽然肯正视孩子的存在,但依然不敢靠近他,只是远远地观望着,警戒地看着他们父子俩和乐融融。

    转眼间,小翔飞已经七个月大了,正是当年哥哥翔翔过世时的年纪。

    小翔飞头好壮壮,活力充沛,对什么都充满好奇心,尤其现在刚学会爬,更是不肯安分,整天到处爬来爬去,非得有人盯着不可。

    「来,小翔飞,吃晚餐了。」

    元霆抱起又准备去溜达的儿子,不顾他的咿晤挣扎,把他塞进高脚椅里,系上围兜兜。

    幸好晚餐有他最爱的蒸蛋,所以他立刻安分地坐着,等着爸爸用汤匙把蒸蛋一口口送进他的小嘴里。

    今晚小翔飞胃口很好,吃光了自己跟爸爸两人份的蒸蛋,还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你还想吃啊?但是没有了哟。明天再请帮忙煮饭的郭婆婆多蒸一点给你吃好不好?」元霆爱怜地摸摸他的头。

    这时,一直沉默用餐的颜皓萸,忽然把她的那碗蒸蛋推到他面前,低声说:「我今天不想吃这个,给你。」

    说是给他,但他们都知道这是给小翔飞的,元霆喜出望外。

    「谢谢你,皓萸!」

    这是她第一次为小翔飞付出,虽然只是一小碗蒸蛋,但这对他们来说,可是十足的进步,元霆已经非常高兴了。

    吃完晚餐,陪小翔飞玩了一会儿,元霆准备替他洗澡了,不然等会儿小家伙突然不支倒地阵亡就惨了。

    「小子,该洗香香了。」

    元霆放好水,不顾小翔飞的咿啊抗议,大手从他胖胖软软的肚子一揽,便拎着儿子往浴室走去。

    他先替儿子脱衣服,脱得只剩一件尿布,便转身去试水温。

    「嗯。水温刚刚好,来小子,可以洗——咦,不见了?」

    才一转眼的时间,小翔飞就消失在浴室里,原来他趁爸爸转身去试水温,竟然从敞开的浴室门口开溜了。

    「这小子!」元霆无奈地起身,往浴室外找去。

    「小子!你在哪里?哈罗?小翔飞……」

    ☆☆☆

    颜皓萸坐在客厅里,本来正在看电视节目,但是从眼角的余光,看见一道快速爬动的身影四处横行,立刻被吸引了注意力。

    小小人儿四肢并用,努力从走廊那端爬过来,远远看见她,咧开嘴,露出只长了两颗牙的可爱笑容。

    她心一紧,但是没有任何回应,让自己继续保持无动于衷的神情。

    小人儿不在乎她的冷淡,继续快速前进,本来笔直朝着她的方向而来,不过途中不知道被什么吸引了,露出有趣的表情,小屁股忽然一扭转变方向,朝左边爬去了。

    咦,那边有什么?颜皓萸狐疑地回想,那里有什么好玩的东西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那里明明就是楼梯口……楼梯口!!

    「不!」她的儿子有危险!

    她倏然站起来,没命地快步奔去,看见小翔飞已经爬到楼梯的边缘,眼看着再向前一步,就要栽下去了。

    「翔飞!」她发出撕心裂肺的呼喊,飞快扑上前,在小翔飞滚下楼的前一刻抓住他。

    原本还在到处找小孩的元霆听到前头传来颜皓萸的失叫声,心一凛,立刻拔腿快步冲过去。

    当他跑到楼梯口时,只见颜皓萸紧紧抱着小翔飞,坐在地上放声大哭。

    「皓萸……」元霆惊喜得说不出话来。

    她碰他了——她抱了小翔飞了,她肯碰自己的儿子了!

    「天啦!皓萸!皓萸——」

    他跪下来,紧紧抱住他们母子,欣喜的泪水,淌满了双颊。

    颜皓萸也无法言语,只是抱着失而复得的儿子,放声痛哭。

    要是连这个儿子也失去了,她不晓得还能不能活得下去。

    小翔飞莫名其妙看着抱头痛哭的爹娘,小嘴一瘪,也凑热闹地跟着大哭起来。

    以往稍嫌沉闷寂静的房子,今晚开始可要热闹了。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完本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新视觉影院就有影院》最新章节。

新视觉影院就有影院相关阅读More+

文明之帝国崛起

秋露沾衣

食道仙途

mmmm伊夏沫

封圣纂天

红沉之旅

飘渺传奇

古愁月海

千面公主进化论

镜丛云

[综英美剧]跃动的灵魂

陆毕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