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gxmhjt.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完本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第一会所亚有码转帖区》最新章节。

    “亿和家具批发”的大门紧闭,门前却聚集了一批人,在铁门上张贴着难堪的字句、泼洒红色油漆重复写着几个大字。

    赤红的大字还有这群发出斥喝声的人教这社区的住户惶恐不安,纷纷走避不敢出门。

    很明显的是,讨债公司的人前来索债。

    这些人个个如凶神恶煞的模样让路人根本不敢经过此处,他们几乎叫红了眼,朝着铁门又踢又打,轮番上阵已经闹了好些天,早已造成附近邻居的困扰。

    这间店的老板于前年向地下钱庄借钱周转,怎知生意受到市场景气的影响,营收依旧惨澹,除了百万元的借款之外,高额的利息更是让他咋舌,更别说他延迟还款而加倍计算的利息了。

    压力过大的老板早己失去踪影,留下老婆和小孩不知所措,无处可去。

    讨债的流氓每天上门,最后他的老婆小孩连出门也不敢,闻声色变的生活至今,却没有一个人肯伸出援手帮助他们。

    眼看着这些人猖狂的想再次破坏门锁,声声如雷的敲打声夹杂着小孩被吓哭的声音,老板娘也不知如何是好。

    社区的住户人人自危,马路上已没有人出来走动,只有一名男子于对面冷眼旁观许久。

    男子并不惊恐害怕,一脸玩味的观察这些人,认为他们虎背熊腰的壮顿身材的确有吓唬人的作用,开口闭口脏话也骂得非常顺口,但身上穿的衣服花花绿绿,倒是让人看了眼花撩乱。

    男子露出笑意,深深的认为那群人只是乌合之众,实在没有吓人的本事,而且混黑道的流氓不像他们那样群龙无首,没有一个像是能做大事的人。

    所以他百分之百确定这些人绝不是属于大门大派的人物,如果说是街头的小混混还算抬举他们了。

    小孩的哭声是恼人的,男子揉了揉眉心,不疾不徐的出了车子,又听到铁门被踢的声音,倏地眉头紧蹙。

    也许是他的出现太过特异,对面的几名壮汉冲着他大吼:

    “看什么看?你再不走的话,我连你一起打!”

    男子一愣,却没有停下脚步,在缓缓地走向他们之前,已朝房子的上方望了一眼。

    垂下的窗帘在刚才被拉开了一下,一双小小的眼睛目光和他对上,但只有几秒钟的时间,那双充满惊恐的眼晴再度被窗帘遮蔽。

    那群人见他不慌不忙的走近,纷纷露出狰狞的表情看着他。

    “你想干什么?如果不是要替他们还钱,就给我滚远一点儿!”有人对着他吼,甚至拿棍棒朝他挥舞着。

    男子不为所动的走到他们面前一公尺处才停下脚步,刻意而仔细的端看着铁门上的红色大字,摇首说:

    “你们的这种作为实在太不入流了!”

    “你说什么?”

    几个人咬牙切齿的瞪着他。

    他说的话无疑是在嘲笑和讽刺他们,使得他们一伙儿人对他树立敌意,一时间就将他团团包围住。

    男子却没有特别的举动,处变不惊的依然将目光停留在那些红色大字上。

    “他借了三百万元,不过才一年的时间!就要他还一千万元?会不会太过分了些?再说,这样的利息算法真是不合理,比银行和一般的地下钱庄还要高出许多。嗯……”男子低吟,而后道,“三点三倍呢!真是个惊人的数字。”

    “你是谁呀?管那么多做什么?”

    这群流氓之中有个特别高壮的男人对他的态度很厌恶。

    男子耸耸肩,答道:“我只是觉得不太合理!话说回来,你们是哪个帮派的人?这种催帐方式不是大多都不存在了吗?”

    “什么存不存在啊?如果你不是要来替他们还钱的,废话最好别太多,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

    高壮男人不客气地朝地上吐了口槟榔汁,愈来愈觉得男子很眼熟。

    男子轻轻地叹了口气,直言道:

    “你们威胁我是没有用的,我只是想告诉你们一件事,全台湾的各大帮派早在几年前都被统一了,这类的催帐方式也早就不存在了不是吗?我觉得你们这么做太夸张,不就等于是在和那些大哥级的人物对抗吗?”

    闻言,这群流氓不由自主的退缩。

    高壮男人显然是带领他们的老大,他将目光停留在西装笔挺的男子身上。

    男子的相貌非常俊秀、体格健美,隐约散发出具有威严的气息。

    高壮男人的脑中闪过一道人影,是个气息和这名男子十分相似的人。

    混黑道的人都知道,台湾的第一大帮——御龙帮,在亚洲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所有的帮派都以御龙帮为尊,而御龙帮帮主令人觉得可怕之处是在于他的聪明睿智和深谋远虑非常人所能及,他浑身充满教人敬畏的气息。

    御龙帮帮主的手下大将何其多,却个个独领风骚,他既不是御龙帮帮主的手下,却让全御龙帮的人对他唯命是从。

    他的个性随和温婉,却没有人敢得罪他。

    “你是谁?”高壮男人的心中有了底,一边阻止手下们靠近男子,一边冷冷的发问。

    男子的态度优闲自若,这绝非是一般人会有的反应。

    高壮男人愈是肯定自己的猜测,愈是退缩,因为这个人……

    如果没有猜错,他就是御龙帮的御用律师——仇忌扬。

    仇忌扬自他的眼中解读到讯息,微微一笑,摊手道:

    “今天我来这里找朋友,实在受不了你们在这里大吵大闹,再说你们讨债的方式我实在不欣赏,等你们想到最好的方式再来这个地方好吗?”

    “什……什么意思?”高壮男人胆怯起来,可不想和御龙帮的人杠上,因为那绝对是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的惨事。

    “我会请公司的人在附近监看,等到你们想出好的方式讨债。你们想不出方式也行,不如加入大的帮派,教他们教教你们。”

    “仇先生,我们全都是依照老板的指事做事,今天要不到钱,我们的工资就领不到。”高壮男人的口气好了许多,他明白的表示,“况且做兄弟的,还是得先讲道义,我们老大和老板有签订合约,我们只不过是小喽罗,请仇先生别为难我们了。”

    这一群流氓交头接耳之后,面对眼前的“仇先生”无不惊讶万分,他们退回高壮男人身边,听着仇忌扬说——

    “我并没有为难你们,我只不过是要让你们回家考虑一下,改天我会再来这里看看你们怎么做。”高壮男人敢怒不敢言的看他一眼,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还决定先回去请示老板再说。御龙帮的人他们可惹不起,更别说是拥有律师身分的仇忌扬了。法律毕竟不是他们熟知的事情,再说这个人游走在黑白两道,可是他们得罪不得的人。

    这群流氓才走离,就有个女人和小孩从屋子里冲出来跪下向仇忌扬道谢。

    望着女人和小孩,仇忌扬突然有点感慨,更好奇钱到底会害多少人?一个家庭破碎至此,又教人情何以堪!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没收到?你们是怎么办事的?”艾若乔拔高音调指责眼前这些比她高壮的男人。

    他们个个低着头,已不下一次被她骂得狗血淋头。

    艾若乔是无情的,她才不管对方是谁,只要惹到她,她都会不挥手段地报复,攸关钱财之事,她更是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重要。

    这笔应收的帐款已迟了一年收回,她相信已到了忍耐的极限,她不容许自己的钱财落在别人手上!绝不!

    “老板,你有所不知……”高壮男人马上解释:“我们混帮派的,做事最怕就是遇到同道中人,今天要不是那个人突然冒出来,我们也不会空手而回啊!”

    “什么人?同道中人不是最好说话吗?”艾若乔不留情面的说。

    她实在搞不懂,她花了大把心血开了间借贷公司,专门以借人钱财赚取利息获利,不是没有衡量过市场,虽然计算利息的利率比银行高,但比起一般的地下钱庄,她的算法应该还算合理吧!

    “若不是近几年应收帐款愈来愈多,我也犯不着跟你们老大合作!”艾若乔忍不住发牢骚。

    虽然大家都说她黑心,但她倒不这么认为。一个女人开设一间予人印象是地下钱庄的借贷公司,刚开始的确会惹人笑话。

    她貌不惊人、身子瘦弱,没有商人该有的傲气,更不像生意人财大气粗,从被人嘲笑白手起家直到今天,才短短两个年头,靠着利滚利的方式累积了数目庞大的钱财。

    但她不认为钱多就可以当个散财童子,该是她的钱财就该被她拥有,她定下的计息方式虽然不合理,却没有一位债务人想到当初向她借钱周转时有多么干脆。

    “老板,请你先别告诉老大这件事……”高壮男人胆战心惊,气势忽然被挫。

    人家说“惹熊惹虎千万别惹到恰查某”就是这样!

    高壮男人忙着拭去额上的汗,心中百味杂陈。

    他本来以为老大交代他们的,是一个简单的任务可以打发时间,因为帮人催帐对他们这些人而言,简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怎知老板是只母老虎。

    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艾若乔是个精于算计的女人,但她算计的不是人,而是钱财!若是地上有一块钱,她也是二话不说便捡起来放在口袋里。

    她爱钱胜过任何一件事物,是个不折不把的守财奴。

    “我为什么不能说?”她正想打电话呢!“这个案子已经拖了多久?是你老大说用这种方式催帐最快,现在都已经满一周年,各位,你们老大可是拿了我的钱财,这样交代得过去吗?”

    也许是和黑道的人混久了,她连说话都霸气十足。

    高壮男人自是知道她软硬不吃,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答腔,但是被她冷嘲热讽,总好过被黑道人物追杀吧?

    “老板,那位仇律师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高壮男人企图解释,却被她不耐烦的吼了出去。

    回到位子上,她的肩膀始终紧绷着,头疼也因她拒绝就医,在她每一次发脾气时就会让她痛苦万分。

    与帮派合作并不在她当初的计划里,她自从离开以前住的破旧地方,就不曾回去过。她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流连,思考着该何去何从。

    当时离开那儿后,被深爱的人欺骗对她而言是多么残忍的事实,她原本执意托付终生的人居然是个无所事事的混蛋!

    那么现在她利用这种人不也是合理的报复?

    她不顾世俗的眼光,更不理会鄙夷、轻蔑她的舆论,执意在这个让人又爱又恨的行业里立足。

    她不管会经历多少辛苦,因为她根本不怕吃苦,只有钱才能给她安全感。

    “你还好吧?”

    一位身材曼妙的美丽女子从休息室里走出,她轻揉着双眼、一脸睡相,显然被吵醒。

    女子一见到揉着太阳穴及皱眉的艾若乔,了然的走向柜子取出一包药!一边倒着温开水,一边劝道:

    “若乔,你还真是拼命呢!比我这半个艺人还忙。”阎虹音回到好友面前,贴心的递上药和水。“你的头痛药,还有,自己买的药乱吃不好哦!你还是抽个空去医院做检查比较好。”

    “抽空?”会有空的时间对艾若乔而言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她吞下三片药锭,不以为然地说:“我不想浪费时间!”

    “我是为你好!”阎虹音伸了个懒腰,在沙发上倒下。

    她是个名模,也是艾若乔的大学同学,她和艾若乔最大的不同是她的美貌总让她成为校园的风云人物之一。

    艾若乔虽然平凡,但阎虹音却认为她有着不平凡的一面。她对于钱财的重视,阎虹音自是知道原因,所以没有多加追问这方面的事。

    也许是黑寡妇成员的习性吧!

    “黑寡妇”是一种黑蜘蛛的名字,由于母蜘蛛在交配后会将公蜘蛛以毒针刺死并吃掉,所以才有“黑寡妇”之称。

    而台北,近市区的住宅区内,一栋五层楼的公寓中,每层楼各住了一位奇特的女性,她们可以说是好朋友,曾经是同学或是同事;而她们共同的志向,就是效法黑寡妇的精神;独钟黑寡妇的行事风格。

    很多人都说她们坏,但阎虹音不得不更正,“黑寡妇”的五位成员几乎是所有的人眼中最怪、最坏、最欠缺营养的坏女人!

    无妨!她们不会在乎世俗的眼光,自顾自的找寻能让自己开心的方式生活着。

    如今天,阎虹音趁着工作的空档跑来这儿小憩,艾若乔不会问她为何不回公寓睡,反倒要来找她。

    这就是她们的相处方式,除非自己愿意说出原因,否则她们不会多事过问个人的私事。

    “真是气死人了!”

    艾若乔盯着应收帐款的报表,眉头又是一皱。

    阎虹音微晃着纤细的脚享,轻笑道:

    “那些家伙对你还真是唯命是从啊!不过我还是认为对他们客气点儿好,否则他们生气起来对你不利怎么办?”

    “你是指我欺压他们吗?”艾若乔深感不平。“他们是靠赚我的钱吃饭耶!连这种小事都做不好,我为什么不能骂?一点儿经济效益都没有!”

    阎虹显然已经习惯艾若乔态度傲慢的说话方式,不以为意的继续说道:

    “我指的是你的身家安全!他们那种人一生气起来搞不好六亲不认,你不担心自己会被杀啊?”

    艾若乔不否认自己曾有此顾忌,毕竟守财奴一毛不拔和刻薄是令人讨厌的,她承认。

    “那又怎样?”艾若乔轻叹道:“我只知道我给多少钱,他们就必须做多少事,做不到本该受到罚责,我按规矩办事,如果这样会没命,我也认了。”

    “那么……”阎虹音眼睛一亮,整个人突然变得很有精神。

    “你记得遗嘱里要写上我的名字,我能分到多少钱一毛都不能少哦!”

    艾若乔对好友口不择言感到无奈,白了好友一眼,凝思片刻,亦觉得好友的提议不错。

    艾若乔认为她会遭遇不测的机会远比好友们多上几倍,这辈子她有这些好朋友相伴也算是有福气,的确该分给她们一些钱。

    “好啊!”艾若乔欣然同意,“你倒是提醒了我,我会改一下遗嘱的。”

    “那你可不可以先告诉我,我会拿到多少钱?”阎虹音是个乐在工作的女人,只不过有笔横财飞来谁不爱?

    艾若乔轻挑眉宇,迎上好友的目光,说:

    “就看你的表现喽!”

    “表现是吗?”阎虹音马上从沙发上跳起来,冲向她,温柔的替她按摩、对她嘘寒问暖无一缺少,谄媚的模样惹得艾若乔发笑。

    阎虹音一见到她笑,宽心不少。

    艾若乔承受的压力比她们任何一个人都还要大,阎虹音不希望她在自己建立的死胡同里出不来。

    艾着乔最有魅力的时候就是展露笑团的时候,阎虹音深信这是她迷倒别人的最佳武器。

    失去一个男人又怎样!可艾若乔却因此由一个单纯的女人变成今日只会追逐金钱的模样,阎虹音是心疼她的。

    对了!刚才那群流氓说的“仇先生”……来头似乎不小……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高级住宅区里有股肃穆、冷清的氛围,随着房子的建地愈广,这种氛围就愈明显。

    一幢冷暗的大宅里,一道微亮的灯光照亮了玄关,整座宅院充斥着危险的气息。轿车压过车库前的草地,在石地上停下。

    霎时客厅一亮,冷肃的气氛一扫而空。

    这里是御龙帮帮主的宅第,他会选择这儿作为住所完全是因为固执。

    一听到车子熄火的声音,他已走到玄关迎接好友仇忌扬。

    “嗨!煦衡!”仇忌扬已敞开衣服的领口,喜欢下班之后打扮得轻松一点儿。

    他习惯以笑容面对好友——御龙帮的帮主宗煦衡。

    “你终于来了!”宗煦衡感慨的叹道。

    那无奈的神情教仇忌扬感到疑惑。

    见宗煦衡疲惫的坐上沙发,仇忌扬从佣人手上接过杯子,轻啜着咖啡,发现总是意气风发的他缺少了活力,很明显的,应该是和他的新婚妻子有关。

    去年宗煦衡和深爱的女人草率完婚一事可说是闹得天翻地覆,最后是以补请客作结。

    “你该不会又是因为和老婆吵架,要我代替她填补你今夜的空虚和寂寞吧?”仇忌扬露出退避三舍的表情。

    宗煦衡虽然是人见人畏,可他却是个爱妻、怕妻的男人,他的妻子因为性情刚烈,娘家又离这里只有十个门牌号码的距离,所以动不动就回娘家,来个避不见面气死老公。

    这样的戏码仇忌扬见多了,也习以为常。

    宗煦衡又长叹口气,有些无奈地说:

    “没办法,她要去东京度蜜月,可我想去义大利,她就跟我呕气……别提了!有件事才是重点。”

    宗煦衡勉强打起精神,自茶几上将一叠资料交给他。

    “这里有些债务问题,我打算对债务人发出最后通碟,麻烦你发函通知。”

    随着帮派企业化!许多生意上的往来难免会有金钱纠纷,仇忌扬就是得帮忙处理这些问题。

    他信手翻了资料,一张家具行外观的照片唤起他的记忆。

    他颇感意外的问道:

    “这个地方……老板不是跑路了吗?”

    “据说是被逼债而走投无路,所以他将家具行和房子全都抵押给御龙帮旗下的银行,经过调查,他的房子老早就抵押给一间私人的借贷公司,但那间家具行的店面倒是有些用处,我打算……”

    宗煦衡心中自有盘算,话还未说完,仇忌扬连忙道:

    “我今天路过这个地方,还遇上一群以暴力讨债的流氓。”

    “流氓?”宗煦衡很熟悉这个字眼。

    不过,御龙帮的经营已趋于企业化,作风不似以往血腥和无理,近几年许多小门小帮已被纳入旗下!讨债的方式有了不成文的规定——

    暴力,怎么还有这种情形出现?

    仇忌扬忍不住追问:“你知道这间私人借贷公司的老板是和哪个帮派有挂勾吗?”

    宗煦衡充满兴味的打量仇忌扬。

    仇忌扬是个律师,性情温文儒雅却也好管闲事,但却不是个懦弱的人,一旦感到好奇的事情,是必定要插手的。

    “怎么,你想做什么?”宗煦衡反问他。

    仇忌扬若有所思的说:“我认为这些小流氓虽然凶狠,却不是什么差劲的坏蛋,倒不如将他们吸收到御龙帮做事。”

    “你的想法是?”宗煦衡自是了解好友的同情心又发作了!

    仇忌扬认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但牵连子孙就是不对!

    仇忌扬无法抵挡女人和小孩的泪水,很显然这一次也是如此。

    “还钱当然是必要的,但这样的讨债方式我实在无法忍受。”

    仇忌扬打从心底感到厌恶。

    宗煦衡朝着不远处妻子的娘家望了一眼,无奈的叹口气。

    “好吧!反正我老婆这一气大概也要一个星期的时间才会消气,我就找些事情做吧!”

    “那么,首先以那间借贷公司的老板为目标……”

    “说到这个老板……”宗煦衡想起了一件事,“正确说来,应该称她为老板娘。”

    “老板娘?”仇忌扬本能的反应,“是女人坐镇的公司?那么她先生……”

    “不不不!”宗煦衡更正道,“她没有结婚,她是一个人开设这间公司的!”一个人?仇忌扬感到讶异,纳闷这是一间与帮派勾结的公司,何以一个女人可以应付得来?

    宗煦衡知道好友一定会很惊讶,补充了件让好友更咋舌的:“不瞒你说,她还是我老婆的大学同学。”

    天!仇忌扬一贯含笑的眼眸此刻布满无数个惊叹号。

    不过,这也代表他的计划具有相当高的可行性,以同学朋友的身分去游说她接受借贷公司被御龙帮设立的企业合并,应该不是难事吧?

    “很难说哦!”宗煦衡面有难色的打碎仇忌扬的梦想,摇头表示:“那个女人的脾气很怪,是个不会轻易向恶势力屈服的人,比起一般地下钱庄的负责人!她很令人头痛。”

    “怎么可能?”仇忌扬不相信。

    闻言,宗煦衡搭上好友的肩,慎重其事的说:

    “那么,这件事就交给你,我等着看你的表现,我知道你一向不会让我失望。”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完本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第一会所亚有码转帖区》最新章节。

第一会所亚有码转帖区相关阅读More+

诸天之王

迷路的仓鼠

听泉

战孤城

加油皇太子

一纸空影

古往金来

夏兮漓

三国之布武江山

甄萌

神级古武

微生天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