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gxmhjt.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完本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gayboys》最新章节。

T.xt.小`说`天.堂当看着小懿被那群剑士带出了地牢。这里顿时空荡荡地就剩他一个人的时候,克劳维斯的眼角突然湿了。
这是软弱。绝对是软弱的象征。如果是在以前,克劳维斯绝对会因为这个自己的反应而恼怒如狂。在他心目中自己一直是最强,最完美,最成功的化身,如同神话中站在世界之颠的天神一样那么地威严,俯视天下的苍生如刍狗。不管是任何的享受,温情,微笑,眼泪,在他看来都是软弱的标志,废物的特点。他不只拒绝这些,还极端厌恶,就像唯美的诗人受不了腐烂的尸体,大便,和在上面翻腾的蛆虫一样。
但是现在他已经觉得无所谓了,甚至还有点痛快的感觉。除去这在牢里疯狂边缘的发泄不算,至少在他自己的记忆中正常的情况下这是他第一次哭。
一个多月前还是大名鼎鼎的圣骑士团的小队长,帝国第一剑士的弟子,王都第一骑士,帝国中最有权势的姆拉克公爵的副手,甚至可以说是继承人。但是突然之间就什么都不是了。甚至比那些最低等的贱民还不如,他只是个囚犯,甚至不算是个人,只是个被拿来要挟别人的道具而已。
从光辉万仗的名利和权势的云端飞落到地狱,而且还是被他自己仰若神明的公爵大人当作垃圾一脚踢下来的。他完全崩溃了,几乎疯了。但是在这里他面对的只有冰冷的墙壁和钢栅栏,还有一个纯粹把他当疯子的小懿,没有任何人来理会他。于是在无数次徒劳的发泄和痛苦的疯狂之后,他终于接受了现实,清醒了。
而对面那个名义上是自己妻子的女人,虽然同样被当作人质关押在这里,但是却是那样的冷静从容。如同去参加一个难得的庆典一样仔细准备着。他这才发现自己原来一直如此厌恶她的原因:在她的那种真实的坚强面前,自己不过就是个用自命不凡包装起来的懦夫。而自己其实一直是很羡慕她,也喜欢她,但是却害怕在她面前自形惭秽,害怕自己发现自己一文不值。所以才那么地厌恶她,躲避她。
看着她一脸平静,似乎还带着点期待地地走向火刑场,克劳维斯心里发酸。他不相信有明知死路一条还要来的蠢货,但是他又知道公爵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
她离开良久之后,终于从地牢的上面传来了骚动。克劳维斯从士兵们的叫喊和跑动中可以判断出,那个来送死的蠢货终究还是来了。是来为感情而死的么?真是无可救药的蠢货。
骚动并没有持续多久。不一会就有近卫军的士兵们兴奋的谈话声从通气口中传下来。说那通缉犯的死灵魔法是如何的邪恶狠毒,公爵大人是如何的英明神武,如何飞身而上将要逃脱的两人一剑斩下。现在那个通缉犯已经被带到公爵府中由公爵大人亲自审问。
克劳维斯知道公爵这审问是什么意思,不过就是把这个将死之人身上所有剩余的利用价值全部挤出来。为了什么狗屁爱情来窃法场,虽千万人吾往也,很伟大么?很轰轰烈烈么?最后还不是只有被公爵大人抓住,榨干最后一点有用的东西,然后像处理垃圾一样的处理掉。
垃圾。克劳维斯苦笑了一下。他感觉得到,自己现在心中有点羡慕的感觉。蠢人自己去主动送死,临死前还可以在千万人前为自己的愚蠢展现一点壮烈。而自己现在却只有在这地牢中等死。
一声难听的金属摩擦的声音突然在地牢中回荡。地牢的门开了。然后又是一声同样难听的关门声。
克劳维斯有点意外,公爵现在应该没空来理会自己才是。而自己现在是身份特殊的重犯,除了公爵亲自下令以外任何人都不得接触。听进来的脚步声只有三个人。不知不觉中,外面士兵们的谈话声也完全安静下来了。只有这三个脚步声在地牢中回荡。
三个人的脚步声响到了克劳维斯的牢室前,借着昏暗的火光,可以看见这是两个身着白袍的牧师和一个近卫军头领。他们进来的时候关上了门,很明显不是想带人出去的.
“你们是来送我上路的吗?”克劳维斯坐在地上淡淡问。秘密处死犯人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尤其是他这样的知道太多的人。对于死,他现在已经觉得有点无所谓了。不知是麻木了,还是完全接受现实了。
“是。”一个牧师轻笑了一下。他轻松的语气对这森严幽暗的牢狱和他来执行的任务有点不符。
克劳维斯苦笑了一下,原来公爵已经懒得亲自动手了。他开口问:“我可以问最后一个问题么?”
“你问多少都可以。”这个牧师露出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我父亲怎么样了?”
“这个问题还是你自己去问他吧。”牧师依然是那个古怪的表情,在火光下看起来好象一个刻意做出来的鬼脸。他拿出一个卷轴扔给克劳维斯。
克劳维斯怔了征,如果扔进来的是个把他炸得粉碎的魔法或者一瓶毒汁之类的他还有心理准备,但是却是个魔法卷轴。他拣起卷轴,从上面微微的魔法波动辨认得出这是一个传送卷轴。卷轴的样式也相当精美,两端上刻着两个小小的骷髅,发出微微的萤光和独特的魔法波动。克劳维斯皱眉问:“这是传送卷轴?”
“当然了。”
难道是先让他传送到一个地方,然后再秘密杀掉吗?或者这根本就是个劣质的卷轴,把人传送到莫名其妙的地方去死掉…但是这种比脱了裤子放屁更无聊的事绝对不会是公爵做的。克劳维斯艰难地猜想,但还是不明白,他问:“这是…传送到哪里的卷轴?”
“当然是笛雅谷了。”牧师淡淡回答。
“笛雅谷….”克劳维斯喃喃地重复,然后他马上反射性地跳了起来,声音已经有点发颤。“你们是死灵公会的人?”虽然到了现在的地步,‘死’对他来说早就没什么好怕的了。但是‘笛雅谷’三个字给人的震慑远不只是‘死’这么简单。
“快去吧。你父亲应该在那里等着你。是他让我们来救你的。”另一个牧师回答。
“我父亲让你们来救我?他在笛雅谷等我?”克劳维斯像个刚学会说话的小孩一样吃力地重复这两句短语,想弄清楚背后蕴涵的意思。骗人的什么把戏吗?但是骗自己这个将死的人做什么?难道是真的?但是父亲….和死灵公会有什么关系?
“对了。把你的衣服和这个人换一换。”这个牧师打扮的死灵法师走到了牢笼前,嘴里低声咕哝着几句词语,伸手在精钢的大锁上点了点。一阵古怪的滋滋声后他再伸手一扭锁就开了。
琐是为了防止最危险的犯人而特别制作的,即便是一只食人魔也不可能凭力量去扭开。空气中微微有点金属融化的特殊气味,锁的外表丝毫无损,但是内里肯定已经一塌糊涂了。能够把魔法控制在这样小的范围内产生这样大的效果,魔法学院中一流的魔法师和这戏法般效果背后代表的魔法水平一比起来简直就成了个乡巴佬。
那个近卫军打扮的人走进了牢室。克劳维斯这才发现这个人的神情呆滞,走动之间动作也很僵硬,仿佛一个巨大的扯线木偶。克劳维斯依照死灵法师的吩咐把自己身上的衣物都和这个人互相交换了。他做着这些的时候平时灵活清晰的头脑感觉已经混混僵僵的了,他甚至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正在做一个梦。
原本以为自己再听到什么样的消息,再遇到什么样的变故都不再吃惊了。但是就在自认必死的绝境中想不到居然会有人来救自己。但是来救自己的并不是天使,而是传说中的地狱使者。还是父亲让他们来的……这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超越他原本的理解能力了,好象自己突然跳进一个胡编乱造的故事中。
衣物刚刚换好。一个死灵法师就做了个手势。这个穿着克劳维斯的衣服的近卫军突然弯下了腰,低下了头,用一个好象是模仿一头牛一样的动作朝牢室的岩壁上猛力地冲了过去,然后他的头颅就像颗鸡蛋一样地碎掉了。一点脑浆和血溅到了克劳维斯脸上。
“你快去吧。难道这里还没呆够么?”死灵法师催促着克劳维斯。
拿起传送卷轴,克劳维斯犹豫了一下,猛地拉开。兰色的魔法光芒将整个地牢都照亮了。
“不得不承认,因哈姆那小子的头脑是很好。好象一切都在他预料中似的。这个时候来救这小子果然可以剩不少功夫。”死灵法师看着克劳维斯离开后空荡荡的牢室,喃喃地说着。“我们也可以顺便在这个地方安心等着好消息。”
“偶尔客串一下盗贼们的把戏也很有趣呢,只是这东西戴多了对皮肤不好,还是那种密银面具要舒服高雅得多啊。”另一个死灵法师伸手在脸上拉下了一张面具,露出那张优雅端庄的脸。是阿德拉主教。
另一个死灵法师也拉下了面具,这是个白白胖胖,保养得很好的中年人。他用那双白净细腻的手揉了揉自己的面孔,叹了口气说:“确实还是挺有趣的。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紧张过了,让我想起了很多年前冒险的味道。这次因哈姆还真说的对,改变之前的策略,冒险来这里真的会有不少惊喜的地方。”
“真的是有很多惊喜啊。”阿德拉主教微笑着点了点头。“首先就是见到了我们安然无恙的前代理公会长,山德鲁老先生。因哈姆说得不错,如果他没死,那么法场的时候他肯定回在现场。而且伪装的最好办法,莫过于扮成一个牧师了。虽然带着面具,但是魔法是绝不会骗人的。整个广场上惟独只有他这位牧师没有使用白魔法,但是解毒效果却反而是最好。呵呵。”
“最大的惊喜,就是等到了那小子。”中年人笑着点了点头。“因哈姆说得没错,他真的来了。你刚才看到了么?那个小子用的是山德鲁的活尸术。操作得相当好啊。”
“只可惜那尸毒用得却完全不像样,我可以感觉到那尸体中的毒素似乎是花了很大魔法力才造成的,是么?”
“呵呵,是啊。不过那毒素简直太没艺术性了,枉费了那么多的魔法。简直如同一个拙劣的厨师,花了莫大的功夫和无数珍贵的材料,却只拼凑出了一锅大而无当的杂碎而已。居然一大半的人都没毒死。换作公会中的任何一个人来,整个广场的人没一个能活。”中年人摇头叹了口气。“这小子似乎只在活尸术上的造诣还不错,可能是世界树之叶的缘故吧。”
“但是这小子的头脑还是很好用的,几乎真的让他把人救走了。只可惜功亏一篑啊。”阿德拉皱着眉头,充满了遗憾地叹了口气,好象是他自己失败了一样。“可惜…”
“是啊。可惜啊……”中年人也叹了口气。“如果当时他们再坚持一下就好了。”
“你知道么?如果不是顾忌着尊敬的山德鲁在场,我就一个闪电过去,把那个碍事的公爵变成烧猪了。”
“呵呵,那样的话那两个人就可以顺利离开王都了…我们也用不着再在这里干等,跟在后面该杀的就杀,该捉的就捉,拷问出我们可爱的世界树之叶的下落。还有我实在很好奇,一只双足飞龙到底能够对付得了几只我们的石像鬼呢?”
“放心吧。以后会有机会慢慢实验的。现在我们就在这里静静等着消息了。尊敬的山德鲁居然和圣骑士团的那个团长搅在一起,相信我们等到的一定会是好消息,呵呵……”
并没过多久,地牢的门又被打开了。一个牧师打扮的人走了进来,关上了门。
“我似乎闻到好消息的气味了,尊敬的尼姆巴丝先生。”阿德拉笑着对他说。
被称为尼姆巴丝的死灵法师走下来几步,苦笑了一下,说:“是有好消息的。”
“难道还有坏消息吗?”阿德拉怔了怔。
“我先说好消息到底是怎么回事吧。”尼姆巴丝叹了口气。“公爵大人把那小子带去单独审问,然后我就看见我们的前代理会长山德鲁和圣骑士团团长就等在了公爵府门口,他们把所有近卫军都撤离了公爵府。我就知道会有好戏了。”
“什么样的好戏呢?”
“可惜我看不见幕后的真正好戏,只能够从外面表演的东西去猜测。没过多久,山德鲁和那位团长冲了进去。然后再没过多久,就有消息传出来,公爵大人被杀了。凶手正是那个小子,他摆脱了束缚,杀掉了公爵。然后那小子就逃了出来,后面则追着山德鲁,还有那位团长。至于结果,自然是追丢了。”
“呵呵,果然是好消息。他们追丢了,就该论到我们了。”阿德拉拍了拍手。“好了,还在这里等什么呢,我们走吧。”
“你不听我的坏消息吗?”尼姆巴丝苦笑着没有动。
“什么坏消息?”阿德拉和中年人一起皱眉。
“坏消息就是我们只能够回去,不能去追那小子。”尼姆巴丝有气无力地说。
“为什么?”两个死灵法师一起愕然。三个死灵法师同时出手去抓一个人,这不是牛刀杀鸡,简直就是杀虫。既然山德鲁已经和目标分开了,他们大可以放手行事。
中年人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尼姆巴丝走进地牢之后就站在台阶上,既不走下来也不走上去。中年人问:“你为什么站在那里不动呢?”
“因为我不敢动。”尼姆巴丝苦笑这回答。“我的颈后有一把匕首顶着我。”
一张暗金色的骷髅面具从尼姆巴丝的背后飘了出来。要必须很用力才看得出这其实是一个和周围地牢的的阴暗融在了一起的人影。人影的一只手上握着一把漆黑的匕首,放在了尼姆巴丝的脖子上。
惊奇之后,中年人立刻低头行了一个礼,声音中全是惊讶,还有点激动。“想不到能在这里见到你,尊敬美丽的艾格瑞耐尔。你的风姿和身手依然是这样美丽无双,和当年我第一次见到你一样……”
“行了。你好象也是老样子啊,诺波利诺特。还是那么能说。”暗金色的骷髅面具点了点头。飘下来几步,离开了尼姆巴丝。尼姆巴丝松了口气,伸手揉了揉脖子,但还是没有挪动脚步。
“不知道您来这里有何贵干呢?”中年人很恭敬地问。
“听说山德鲁死了,我来看看。结果无意间碰到一只侦察的猫头鹰,我随便顺着魔法气息搜了搜,哪知道就真把他找出来了。”
“可是尊敬的山德鲁先生依然是那样精神充沛啊。我们看到他好象还加入了魔法学院呢,您可以去调查一下….”
“我看到他了。”暗金骷髅点了点头。“倒是你们,我听尼姆巴丝说了。特意来了三个人就是为了抓那个小子吗?哼,什么时候高尚的死灵公会也和那些山贼强盗们一样喜欢依多为胜了。”
“哎,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这小子知道世界树之叶的下落。你也知道,我们对这个东西是志在必得的…”
“然后呢?我听说你们是打算杀了他。因为他就是阿基巴德所说那个汇聚了力量之人的缘故。你们忘记了阿基巴德阁下所订立的会规了吗?”
“这个…”中年人诺波利诺特擦了擦汗,看了看上面站着的尼姆巴丝。尼姆巴丝做了个无可奈何的手势。
“听说你们还把维德尼娜那丫头关了起来。虽然我也一向不喜欢她,但是她毕竟是公会的一员。你们居然在神圣的笛雅谷里动手内斗。”暗金骷髅下飘出的声音并不高昂,但是冷冰冰的直浸到人的骨髓里。“高尚的死灵公会在你们的手上居然成了贼窝官场一样肮脏的争名夺利勾心斗角之处。这样的人不配继续待在笛雅谷里。”
在旁一直没有说话的阿德拉开口说:“这是所有公会成员共同商议的决定。尊敬的前代理会长。”他的声音很柔和亲切,话语也很简短,但是恰到好处地把要表达的意思表达清楚了。
暗金骷髅下的眼光朝阿德拉脸上闪了闪。阿德拉依然是那样端庄有度的微笑。
半晌后,骷髅面具下的光芒转回暗淡,然后又很无奈叹了口气。“对啊。我已经不是公会的人了。你们的事我好象是管不了了。”诺波利诺特和尼姆巴丝刚刚松了口气,这个声音又说:“以后我不管,但是今天你们必须给我回去。”
三个死灵法师互相看了一眼。今天无疑就是个绝好的机会,否则以后这小子隐匿起来那就不好找了。
“把你们的传送卷轴都拿出来拉开。”这声音并不大,但是淡淡的威严和气势却不容任何人忽视。
阿德拉微笑得更灿烂了,似乎还有点不好意思似的,说:“尊敬的艾格瑞耐尔女士,虽然您是我们的前代理会长,但是您也不能…”就在他笑得最灿烂最温和的时候,他的手猛然前伸,一股白色的光芒瞬间就把整个牢室填满了。
‘麻痹术’。白魔法中效果最为显著的进攻型辅助魔法。虽然不能造成直接伤害,但是可以让机体内的生命力在白魔法的影响下完全紊乱失常,导致对方动弹不得。在阿德拉这样等级上的魔法师手中用出来,只要对手还是血肉之躯,即便是一只比蒙巨兽大概也得僵上好一阵子。
但是用出这个魔法后,僵住的不是那个戴着暗金面具的人影,而是阿德拉本人。
那只黑色的匕首就架在阿德拉的脖子上,匕身上延展出来的两条尖刺好象恶魔的爪子。阿德拉可以感觉到脖子上匕首周围的汗毛正如同冰风中树叶一样在纷纷脱落。
“年轻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永远充满了斗志和野心,敢于向鄙视权威,向权威发起挑战。这是进步的原因。”暗金骷髅头又漂浮在了阿德拉的身后。根本没有任何的风声和移动的迹象,好象那原本就是在那里一样。“但是最大的缺点就是不知天高地厚。这是容易死的理由。”
“哼。请您知道,我们有三个人。”阿德拉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身上已有白魔法的光芒在闪耀。
“我看得出你的白魔法很不错,在你这个年纪算很了不起了。”;暗金骷髅头下飘出的声音不紧不慢。“但是只要被这把尼克匕首扎上一下,我保证就算整个魔法学院的牧师一起来,也只有看着你活生生地变成一具木乃伊。”
“您手下留情。年轻人确实不大懂事…”诺波利诺特和尼姆巴丝也没有一点动手帮忙的迹象,只站在旁边说。他们不是年轻人,并不冲动,而且他们也很清楚面对的是什么人,现在的是什么样的形势。他们三个魔法师即便可以剿灭整个王都的军队,但是在这样的斗室里对一个最顶尖的杀手来说,几乎就等于三只兔子。
“我也是公会成员,您难道要杀我吗?”阿德拉虽然已经不笑了,但是并不紧张。
“如果刚才你用的是攻击魔法,现在你就已经是具干尸了。我已经很多年没杀人了,希望你们今天别逼我。”匕首离开了阿德拉的脖子,声音中的命令的味道更重了。“我再说一次,把你们的传送卷轴拿出来,拉开。”
诺波利诺特叹了口气,返身走到了克劳维斯的囚室前张望了一下,嘴里念了几句咒文,几道魔法分别打在三面石壁上。‘轰隆’一声巨响。囚室被塌下来的巨石填满了,里面那具尸体也被压在了下面。
外面响起了士兵们的嘈杂声。被催眠术送入梦乡的士兵们这才醒了过来,正朝这里涌。
诺波利诺特和尼姆巴丝拿出了传送卷轴拉开,阿德拉犹豫了一下,也不得不跟着两个同伴一起拿出了传送卷轴。
当门被打开的时候,冲进来的士兵门只看到了空荡荡的地牢,还有那塌方了的一间牢室。
圣骑士团的总部中。
罗兰德团长刚要派人去牢中把克劳维斯放出来的时候,就接到了地牢因为年久又渗水的原因而塌方,正好把里面的犯人压死了的消息。
罗兰德团长震怒之极。他知道自己这个弟子身上应该还有很多公爵的秘密,他一直在等着解决了公爵后去把他放出来仔细询问。但是这样一来,许多不为人知的事就永远归于黑暗了。
震怒之余还有心痛。那是他培育了多年的弟子。但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再心疼也无计可施。而且现在将是一段最忙碌的时期,所有精力都要留在这方面。
所幸的是自己也看到了一个更能干更有才华的人才。罗兰德团长决定了,把他收为弟子-Www.xiaoshUotxt.net

完本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gayboys》最新章节。

gayboys相关阅读More+

大棋圣

公元前的狐

从龟奴到总统

唐小水

极品特工王妃

独孤卫

太古混沌诀

慕纤瞳

风魔神纪

星空淼淼

不做你的眼

狮子与猪